自由软件基金会欧洲表示,俄罗斯立法议员起草的一项新法案将推动公共部门优先使用自由软件。

 

在学习Linux的过程中,很多人经常看到GNU这个词,你了解GNU么?GNU计划,又称革奴计划,本文为你讲解GNU理念。支持软件私有的人通常持有以下观点,软件私有可以为软件开发者提供必要的经济支持,而如果没有这种经济支持,那么将没有人会去开发软件。这种观点的逻辑是要么接受软件私有,要么失去软件,而事实上这是一种变相的讹诈,软件私有并非是软件存在的必要条件。

俄罗斯杜马已在十月中旬批准了这项法案(PDF),该法案要求公共部门优先使用自由软件而不是私有软件。法案要求公共部门对任何私有软件的购买提供正式的证明,如果他们采购的私有软件存在自由软件方案满足技术规格和标准,那么这一采购将被视为不正当的。在政府公开招标中,分发和提供自由软件产品和服务的
IT 公司将得到加分。

Windows和其他私有软件是商业软件市场的产品。在商业软件的文化中,信息流是单向的–从厂商到用户–并且这些公司所谓的知识产权和厂商锁定助长了他们强制把用户定义为一个不问是非的角色的气焰。相反,自由软件文化有两个起源。第一个是Eric
Raymond在Unix编程艺术里描述的Unix文化,它强调优秀。第二个是自由软件定义的四个自由度。

如果我们假设“软件私有”与“软件开发”是无关的,那么我们就应该分别分析两者的利弊,那个方面对社会有害,我们就应该单独的抛弃它而不是把两者捆绑在一起。

俄罗斯此举旨在减少对私有软件的依赖。此前有报道称总统普京想要尽可能快的替换微软的产品。

诚然,最终用户未必对学习和改善他们自己的编程技术有兴趣。但是,对开发者来说这种自由的选择取决于他们自己的期望。此外,这种运行和再发布程序的自由,
在某种程序上减轻了大家对私有软件不受欢迎方面的感受。至少,集合这些资源创造了一批更活跃、更苛刻的用户,而这在私有软件里是不可能的。

现在我们来分析一下软件私有的坏处。一共有四点;

稿源:Solidot奇客

无疑,这些起源的差异将产生截然不同的期望。当然,一定会有例外,并且用户专门技能越丰富,差异越不显著。此外,像Firefox和
OpenOffice。org这些自由软件正在越来越多的集成到私有平台。并且当自由软件发展成一个大市场时,私有文化同样也正在渗透到自由软件里来了。在大多数情况下,你仍然可以认为自由软件用户与私有软件用户在很多基本方式上是不同的。更进一步,当你销售或开发软件时,是否解这些区别能严重影响你的成功。

一,它限制了软件的使用人数。假设一个软件已经开发出来,那么这个软件的所有投资都已经付出无论有多少人使用它),从社会的角度来看,任何限制软件使用的行为都是对其投资的浪费

1) 自由软件用户希望开放的软件许可,而且不需要激活

二,它破坏了社会和谐。假如你和你的邻居都想使用同一个软件,你购买了这个软件,你的邻居向你借,那你就会陷入两难的境地。如果借,那么你违反了版权法,如果不借,你就违背邻里互助的美德。

像Adobe和Xare这种已经在测试GNU/Linux版本软件的私有厂商,通常认为自由软件用户不会购买商业软件。然而,像
Mandriva 和 Red Hat
这样的公司已经证明了,比起对现实的观察,这更像是一个对替代商业想法失败的假想。如果没有别的情况,商业用户基本是会购买商业软件,只是为了拥有与厂商保持传统关系的安慰。

三,它不允许用户修改代码,这导致了用户无法根据自己的需求重写软件。如果一个现有的软件不能满足需求很可能只要在原有的修改少量代码即可),用户要么自己重新写一个软件,要么就忍受现有软件的不完美。

然而,只要给他们任何一点机会,自由软件用户真的会拒绝私有许可证和激活方式,这阻碍了他们复制和再发布软件的自由。如果别处没有合适功能的软件,有些人会忍耐私有许可。对不重要的软件比如游戏这些他们可能会接受私有许可。但是,只要一看到替代品,他们会抛弃私有产品。当然,大多数甚至都不会接受这个暂时的折衷。

四,它不利于软件的开发。“我看得远,是因为我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但是因为软件私有,我们无法获得原代码因为这属于商业机密),所以我们每个人都无法借鉴现有的软件开发经验,至多我们只能站在周围人的肩膀上

如果你要向自由软件社区销售,请你放弃从软件身上赚钱的方法,想一想软件周边你能提供什么服务吧。那么你想一想文件分享和自由文化是否是根植于自由软件文化的?

那么是不是消除了软件私有,我们就无法开发软件了呢?不是的,理由有两点

2) 自由软件用户希望规律的升级和补丁

一,编程是一件有趣的事情。70年代还没有软件私有的观念,但人们同样开发了很多软件,他们是完全是出于自身的喜好去编程,并没有想到利用编程使自己变得富有。但是后来人心不古,世风日下,人们被吸引去开发软件仅仅是为了获得高的回报,所以才有了今天的局面;如果我们降低开发软件的回报通过自由软件),事情就会慢慢回到从前,人们就又会出于自身的兴趣去开发软件。另外,相对于使程序员变得富有,仅仅养活一个程序员还是很容易做到的

自由操作系统是为完全满意而设定的。你想要一个软件?切换到根用户,5分钟它就安装好并且在没有重启的情况下投入使用。

二,自由软件也是有资金保障的。硬件开发商有时会开发相关的软件,在70年代这些软件通常是自由软件。大学也会开发软件,虽然今天他们会出售这些软件,但是在70年代,这些也是免费的。如果我们取消了软件私有制度,那么这些大学显然会被迫重新开发自由软件。而且虽然自由软件意味着软件本身是免费,但是我们可以对为软件提供服务来收取费用,比如说使用培训费,升级维护费等。另外虽然软件本身免费,但软件所依附的介质还是要收费的,靠出售这些介质也能获得一定收入。最后,自由软件组织通常会得到相当可观的捐助。所以就算是取消了软件私有制度,我们也有资金支持,不用担心没有软件用

这个日常功能的高效性在升级和补丁同样适用。在自由软件中,升级和补丁不是在beta版和RC版完成后才发生的年度事件。它们接近于一个日常的事件。计划维护者认真负责的对待,这是众所周知,他们尽快会从工作中会抽出私人时间去修复一个BUG或打安全补丁。

自由软件相对于软件私有制度还有如下的优越性

3) 自由软件用户希望以自己的方式工作

一,自由软件极大的提高了软件开发的生产力,因为他能使软件得到最大范围的利用,使用户能够定制自己的软件,使我们能够自由的复用别人的开发成果而避免重复劳动,使学生们能够更好的学习软件开发。

从Windows转换到GNU/Linux,用户可能注意到的第一件事就是,仅仅对于外观和桌面操作,就有那么多的定制选项。如果不出意外,他们可能会感觉到可选项真是太多了。通常,他们无法想象曾经能有这个一半的选项。

二,软件私有制度会将商业利益引入到软件开发中,这往往会带来恶性竞争。良性的竞争是“使优秀的事物生存下来”,而恶性竞争是“使自己存活下来,不管优秀与否。

这些选项是自由软件向它的用户灌输支配感的直接结果。用户不仅希望使用菜单、工具栏或快捷键作为他们偏爱的指令,而且希望简洁有效的控制颜色、窗口小部件甚至桌面特性的布局。如果他们以另一种方式转换,从
GNU/Linux到Windows,他们会感觉到自己受到约束,他们强制被要求做开发者让他们做的事,而不是咨询他们自己的意义。

三,自由软件制度不是苏联式的共产主义。苏联式的共产主义制度从本质上是中央集权,并且拒绝向公众公开信息,从这个角度来说,控制软件传播的软件私有制度才是真正的苏式共产主义
前提与结论

4)自由软件用户想要控制自己的系统

软件使用者的权益与程序开发者的权益具有同等的地位,在此基础上我们讨论何种制度可以使两者的利益最大化。以上是我立论的前提,对于那些认为软件开发者的利益至高无上的人,我只好说“道不同不相为谋”。
软件私有化是人类私欲的一种体现形式,它是典型的为了一己私利损害公共利益的行为。我们不是活在原始森林里的野蛮人,我们生活在文明社会,人们应该互帮互助。同志们,至少在软件领域,让我们摒弃那种野蛮人的行径,建立一个充满协作精神的新社会吧!

对自由软件用户来说,Windows
XP或vista最让人不能忍受的一个方面是,你会被不时弹出的东西骚扰。系统会提醒你可用升级、可能的安全风险和当前系统状态。同样你的软件,比如
Java和很多其他程序,会有自己的信息这也并不奇怪。这就是说,操作系统和一或两个基本程序像电话屋一样,并且锁定技术管制了你的电脑。有时候,看起来你的工作每30秒那样就要被打断一次。

了解了GNU的理念,对你学习有所帮助。

自由软件操作系统的桌面也开始有系统提示了,但是,迄今为止,它们是针对整个系统的。更重要的是,它们能被关闭。有经验的GNU/Linux或FreeBSD用户知道例行系统事件在日志文件里,他们能在空闲时再去读它。

至于锁定和监视技术,忘记它吧。很多自由软件用户对相对良性的自动监视工具比如Debian
Popularity
Contest或Smolt存有疑虑,更不用说那些从他们手中夺走控制权的软件了。

5)自由软件用户喜欢探究

假期里,我大约在瞬间解决了面对的两个Windows问题。一个是简单的把显示器插到专用显卡上,而不是主板集成的那块显卡。另一个通过用一个文件管理器代替新硬件自带的专用工具也解决了。我问他们为什么不自己找找看有什么办法,他们都说我帮了大忙、支支吾吾之类的话,但是最后他们或多或少都承认他们只是害怕尝试而已。

对我来说,这些反应代表了私有软件通常造成的习得性无助。桌面上只有可见的几个工具–大多数都隐藏着几个对话框之下–并且这些工具并没有说明它们是如果达到这个结果的–普通Windows用户很少有动机去学习如果管理系统。

然而,在自由软件系统上,探究是很容易的。例如,大多数配置通过能从文件管理器浏览的纯文本文件完成。因为探究能带来了快速有效的结果,自由操作系统的用户被鼓励去研究,并且迅速成长为有能力那样做的用户。如果把他们放到Windows系统,他们可能会报怨,他们被系统孤立出来了,就像戴着拳击手套打字一样。

6) 自由软件用户希望自力更生

自由软件用户不反对帮助文件。如果没有意外,他们喜欢帮助文件。对于传统Unix
man页面,在命令行它们有信息页面,在桌面他们有在线帮助。但是这与私有软件用户期望的正式技术支持相差很远。

相反,自由软件用户期望的是自力更生–不仅是帮助文件,而且还有容易理解的配置文件(更完美的是用易读的纯文本形式),和邮件列表、IRC聊天频道这些能与别人交流的形式。DIY哲学深深根植在每一位自由软件用户身上。他们使用自由软件越久,这种哲学越深。

7) 自由软件用户不惧怕命令行

对Windows用户来说,命令行是一个可怕的地方。这并不奇怪,考虑到命令行的笨拙与限制;这里有一个例子就是vista允诺提供后来又放弃的那个命令行。但是在自由操作系统中命令行比在Windows中更友好,大多数用户很快就适应了它。

几乎在每一种情况下,自由软件里文字命令比它对应的图形界面有更多的选项并更强大。用户很乐意使用图形界面,但是,当它的极限到达时,大多数用户还是会很高兴的进入命令行。这听起来有一点极客,但是这个习惯大部分是有绝对实用性的。除非接口设计者设法给图形界面提供与命令行一样的功能,那你就不用改变什么了–不过,坦白的说,很少有人那样做。

8) 自由软件用户学习软件种类,而不是程序

私有软件用户很难了解他们的操作系统,他们就像在玩魔术拼字一样–仪式程序一样对待它,如果使用完全正确,会得到他们想要的结果。另外考虑到私有软件很昂贵,他们趋向于熟悉某一个办公套件,某一个网络浏览器和某一个邮件阅读器。结果,转换软件对他们来说就像一场伤害。

相反,自由软件用户既有系统知识也有软件选择体验。他们会在每一类别的软件中选择其中一个,但是这在体验了所有的可能目标之后才会做出。如果需要一个他们的软件没有的特性,他们会找到一个临时或永久的替代品,并相信他们需要的其他特性这两个程序都会有。和私有软件用户不同,自由软件用户的忠心是暂时的,并且依赖于软件的质量和选择。他们缺乏把私有软件用户绑定到一个特定公司的那种财政投入,并且好像没有理由要他们改变这种情况。

9) 自由软件用户希望能与研发者和其它工作人员交流

自由软件社区因自己是一个精英而感到自豪,在那里地位是成就和贡献的结果。因为地位依赖于最近你完成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