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gle公布了员工构成比例数据,
显示其程序员主要是白人和亚裔组成。Google全球46170位员工中,有30%是女性,技术人员中有17%是女性。在美国雇员中,61%是白人,约三
分之一是亚裔(远高于全美平均值);技术人员中,60%是白人,亚裔占到34%。Google的女性比例其实已经够高了,亚马逊四分之三的雇员是男性。目前围绕科技行业多元化缺失问题的辩论越来越激烈。尽管科技行业是经济增长的重要驱动力,但从性别、年龄或种族来看,该行业的员工构成状况远远没有反映出美国的人口构成。在工程师、创始人和董事会成员等岗位上也同样存在这种失衡问题。

摘要:
就在政界要人和部分媒体声称亚裔在硅谷比例太高时,研究人员发现,亚裔男子占硅谷技术人员的32%,比2009年增加9.5%,但仅占技术经理的20%。亚裔女子占技术人员的15%,但只有5%进入管理层。亚裔女子雇员及在领导层的比例差别之大,远超任何其他族裔。
… …
…微软执行长纳德勒来自印度。但除了几个著名人物之外,亚裔进入硅谷中高管理层的比例很低。(美联社资料图)美国中文网报道:硅谷讨论多元化及扩大某些比例较低的族裔时,他们并不包括亚裔。据旧金山记事报网站报道,亚洲人及亚裔美国人技术工人通常被同白人雇员放在一起,被列为比例过高、公司不需担心的族裔。那种观念多年来都对这些技术工人面临的现实造成阴影。本星期公布的一份研究报告说,亚裔,尤其是亚裔女子,最不可能晋升到管理层。亚裔权益团体阿森德基金会(Ascend
Foundation)对2007年到2015年的联邦雇员数据分析发现,那正是硅谷在族裔问题上的开端。研究发现,非裔和拉美裔工人比例长期都在下降。尽管领导层中白人性别差异很小,有色人种妇女却远远落后。该研究报告作者之一、思科(Cisco)前副总裁佩克(Denise
Peck)说,“少数族裔的向上流动在过去九年来没有多大变化,这相当令人震惊。”研究人员说,问题的部分原因在于公司主管研究人力数据时,他们并没有仔细查看某些人群–比如亚裔和拉美裔妇女–得不到晋升的具体问题。该报告的另一作者、也是思科前副总裁的巴克·基(Buck
Gee)说,“亚裔是中层管理人员比例偏低的唯一族裔–那令我吃惊。……那是一种相当长时期的趋势,不是一年异常值。”佩克说,“你在所有校园中都看到很多亚裔,你不会意识到数量上的问题。……但你要查看数据,你会看到,天哪,他们最有可能得到聘用但最不可能被晋升到管理中层或高层。”不仅是技术公司领导人声称技术行业亚裔比例偏高。白宫前首席策略师、总统川普的顾问班农(Steve
Bannon)在2015年接受采访时也说,硅谷有太多亚裔CEO。硅谷各族裔专业人员及管理人员的比例。(来源:阿森德基金会及平等就业机会委员会)班农声称,外国学生毕业之后应当回国,而不是申请在美国技术公司工作。“硅谷三分之二或四分之三的CEO都是来自南亚或亚洲时,我认为……”他随后说,“我认为一个国家不只是一个经济体。我们是个公民社会。”技术行业最著名的两个CEO是亚裔:谷歌的皮查伊(Sundar
Pichai)和微软的纳德勒(Satya
Nadella)都是来自印度。但根据阿森德对来自平等雇佣机会委员会数据的分析,
亚裔男子占技术人员的32%,比2009年增加9.5%,但仅占技术经理的20%。同时,亚裔女子占技术人员的15%,但只有5%进入管理层。亚裔女子雇员及在领导层的比例差别之大,远超任何其他族裔。研究还发现,白人女子占技术人员的11.5%,却占领导层的13.4%。查看白人男女同少数族裔的构成模式之后,研究报告的作者得出结论说,族裔,而不是性别,才是技术人员晋升的更大障碍。佩克说,要查看研究数据,不同的族裔和人群有着不同的具体问题。“对于非裔妇女,问题在于招聘和保留她们。对于亚裔,问题在于晋升。我认为技术公司需要开始仔细查看它们的多元化数据。”尽管亚裔分布很广,文化上差异很大,两名研究人员说,在研究中的亚裔趋势相同,不管是东亚还是南亚。由于他们依靠联邦政府的数据,无法细分为华裔、印度裔或菲律宾裔。思科负责营运的副总裁马塞里斯(Kim
Marcelis)说,问题之一在于亚裔的文化标准可能和技术公司领导人期望的行为上有冲突。她说,“我认为很多亚裔相信,如果他们埋头苦干,工作成绩就能说明问题。……那是我们成长期间一直相信的文化问题。”她说,但潜在的领导人应当能建立关系网并有主见。她说自己年轻时,每个星期给经理留言,汇报自己的工作。那对于她自称内向的人很适合:她是对机器讲话和录音,可以消除再录很多遍,却仍然能传递她的信心。尽管那些公司为多元化投入数百万美元来招聘和保留少数族裔,非裔和拉美裔雇员从一开始比例就偏低,现在更糟。比例最低的非裔妇女占经理层的比例不到0.5%。研究人员的基础数据包括苹果、脸书、思科、推特、英特尔、惠普和Yelp的26.1万雇员。

据美国《世界日报》编译报道,一名前Google员工控告Google,指Google为了推行员工多元化政策,在招聘时设立限额(quotas),优待女性、非裔和西裔的申请人,却歧视白人和亚裔。

(文/Solidot )    

提讼人是威博格(Arne
Wilberg),据2日在加州圣马特奥县高等法院提出的诉讼说,他在Google工作了7年,曾在Google的YouTube工作,因为他揭露歧视白人和亚裔的政策,因而被Google开除。

诉讼书说,过去数年,Google一直推行限额政策,主要是优待女性和少数族裔,以便提高这些比例偏低的员工,但这种政策下,男性的白人和亚裔申请人却受到歧视。

据Google公布的员工比例,69%的员工都是男性。员工族裔比例,白人占了56%,亚裔占35%。

诉讼书提到,YouTube的一名女经理,向负责招聘的员工发出的电邮说,只能考虑那些“比例低的员工类别”。去年4月,Google又取消了一批软件工程师的应征约谈(interviews),因为他们“不是女性、不是非裔和不是西裔”。

诉讼要求,此案交由陪审团进行审讯,因为他被开除,所以又要求赔偿。

Google回应说:“我们明文规定,招聘以能力为准则,不以人的族裔背景为准则;但我们积极进行多元化政策,从不同类别的申请人中找到最适合的人才。”

(责任编辑:王擎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