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roid 之父鲁宾迈向新征程:人工智能
图片 1

2月10日消息,据WIRED网站报道,几年前Android开发者、谷歌移动网络负责人安迪·鲁宾帮助他的妻子瑞在加州洛斯阿尔托斯一个停用的火车站里开了家面包店,取名为Voyageur
du
Temps,法语里时间旅行者的意思。如名所示,这家烘焙店为食客再造了经典欧洲点心的风味和质感。为此鲁宾特意从日本雇佣了厨师,因为日本的传统烘焙技术非常专业,并购买了一台罕见的Bongard
Cervap烤箱,在美国西海岸这款烤箱只有两个。

作者:韩文畅 班级:1402019 学号:14020199001

“Android之父”鲁宾

这个项目非常符合鲁宾的风格,他在一个业余爱好上匪夷所思的花费了大量金钱、经历和工程才艺,一切只是为了好玩。另一方面也不像是鲁宾的风格,因为他常常利用这样的资源建造未来设备——例如他在家里安装了机械臂和视网膜扫描仪。即使是在这家复古风的烘焙店里,他也忍不住要添加点科技感,他手动编码了销售网点系统,为一个可以无需收营员干涉即可接受支付、找零、并记录交易的收银机设备编写软件,甚至在店后面打造了间私人会议室并装上一个自制的磁化锁系统。

【嵌牛导读】:据外媒报道,在加利福尼亚州帕罗奥图的一个被全美超级家电连锁店Fry’s
Electronics弃之不用的仓库里,Android之父安迪-鲁宾(Andy
Rubin)和三位其他硅谷元老正在着手解决科技行业最大的难题:打造硬件。

《连线》(Wired)杂志日前发表文章称,在开放了Android之后,智能手机业务对安迪·鲁宾(Andy
Rubin)已经失去了吸引力,这也正是他从谷歌(微博)离职的原因。如今,对世界现状不满的鲁宾又迈向新的征程:人工智能。

鲁宾在这个安全密室里花费了大量时间,他邀请朋友同事来会议室里,吃着羊角面包思考下一步该做什么。鲁宾大部分事业生涯都处于移动计算革命的前沿,1992年他在苹果手持设备部门独立出来成立的通用魔术公司工作,带领研发了摩托罗拉Envoy,最早的无线PDA之一。1999年12月,他成立了产品设计公司Danger,这个公司创造了智能手机的前身,具有手机和上网功能的“Hiptop”掌上电脑。2003年他联合创造了安卓并于2005年出售给谷歌,当时整个智能手机行业陷入困境,拥有大量互不兼容的设备。通过安卓的OS系统,鲁宾为制造商提供了常见语言和一套工具,从而促进了智能手机的发展。安卓变成历史上最快被接纳的消费者科技之一,到现在有25000多款不同的产品,包括手机、平板电脑、手表、电视和健身追踪器都运行在这个平台上。

【嵌牛鼻子】:智能硬件

几年前,“Android之父”鲁宾帮助妻子蕾(Rie)在加州洛斯阿图市(Los
Altos)开了一家面包房,取名“Voyageur du
Temps”,译为“时光旅行者”。“房”如其名,该面包房通过精心重现欧洲经典糕点的口味和口感让顾客回到过去。为实现该目标,鲁宾从日本聘请了厨师(因为日本很好地继承了传统的烘焙技术),还购买了已经十分罕见的Bongard
Cervap烤箱。

鲁宾将智能手机从概念变为现象,所以他对它也就逐渐失去了兴趣。作为一个工程问题,它已经被解决,当然企业家还会不断发布新应用程序,但是对于某个把工作当做艺术的人来说,这就像在已经干的画上再添上几笔。鲁宾想要重新开始作画,而他似乎看到前方一个新的机会。

【嵌牛提问】:安卓之父对于智能硬件有什么计划?

该面包房属于典型的“鲁宾风格”,出于业余爱好而投入一定的资金、精力和工程才能,仅仅是为了好玩。但这一次投资的面包房也具有“非典型”的一面,因为鲁宾通常会投资一些未来技术,如机器手臂和视网膜扫描仪等。

鲁宾有一项理论,他认为人性处于新计算时代的边缘,正如MS-DOS被Mac和Windows所取代,后者又让位给网络,后者又让位给智能手机,鲁宾认为这股力量已经准备就绪,让位给下一个平台人工智能的长达十年的转变即将开始。

【嵌牛正文】

尽管如此,对于这个复古的面包房,鲁宾还是禁不住为它增加了一些未来元素。他手工编码了POS系统,在无需收银员干预的前提下就可接受付款、记录交易。此外,鲁宾还在面包房后院建立一间私密会议室,安上了自制的磁锁系统。

谷歌、Facebook和微软已经花费几十亿美元资助研发能够理解人类语言或者识别照片里面孔的神经网络。在未来十年,人工智能将发展得更加强大,能够处理我们无法想象的任务。鲁宾认为很快人工智能将作为一种云服务驱动着几千个小配件和机器。正如现在几乎每款设备都包含某种软件,未来很可能我们购买的每一款设备都包含某种人工智能。虽然现在很难想象未来会变成什么样,但是为了方便理解,你可以想象一下你的车和自动驾驶汽车之间的差别,再将这种差别放在你所拥有的所有物体上。一台可以实时翻译成任何语言的电视机,一个可以区分你的妻子和盗贼的安全系统,一台知道你的食物是否煮熟的微波炉。

        在2015年,这四位元老联合创立了初创企业孵化机构Playground
Global,旨在给年轻的初创企业提供各种支持,包括业务指导、办公空间以及机械设计。周四,Playground首次邀请媒体媒体参观了它的总部。

鲁宾呆在这个会议上里的时间并不短,因为他经常邀请好友来品尝各式糕点,同时也在讨论一个问题:下一步要做什么?

2013年,鲁宾与谷歌创始人拉里·佩奇密切讨论,两人认为是时候发生改变了。那年三月,鲁宾辞去了安卓业务主管一职,在负责谷歌新的机器人部门的一年中,他很快意识到谷歌的目标,也即创造机器人助手,可能需要至少十年的基本研究。

       
这些联合创始人都有着不同凡响的履历。在2005年,鲁宾以大约5000万美元的价格将他的名为Android的初创公司卖给了谷歌。现在,这个初创公司开发的Android操作系统已遍地开花,差不多每10部智能手机中就有9部安装了Android操作系统。鲁宾后来负责掌管谷歌的机器人部门,直到2014年离开。他现在是Playground公司的CEO。

引领移动计算

鲁宾可等不了这么久。“他无法忍受世界的现状,”鲁宾的密友马克·安德森这样说道。“鲁宾看到的是世界在五年、十年甚至十五年后的样子,然后回顾现在的世界并思考,我们怎么还没到达那一步?”

        另一名联合创始人是安迪-利克(Andy
Leak)。他来自苹果,曾在苹果开发了电影和音乐播放软件QuickTime。他还与人联合创立了WebTV。Playground公司的高管还包括马特-赫汉森(Matt
Hershenson),他曾帮助鲁宾创立Danger公司;以及彼得-巴雷特(Peter
Barrett),他是视频压缩软件和CD-ROM游戏的先驱,现在担任Playground公司的首席技术官。

鲁宾的职业生涯一直处于移动计算革命的前沿。1992年,他就职于General
Magic(一家从苹果公司分拆出来的公司),领导开发了最早的无线PDA产品“Motorola
Envoy”。1999年,鲁宾离开微软,创办了自己的公司Danger,这家公司后来发明了T-Mobile
Sidekick手机。

硅谷的未来学家们就将他们的设想变为现实提出了好几种可能性,但是没有一种吸引了鲁宾。鲁宾本可以继续呆在谷歌,或者加入任何一家投资人工智能的大公司,但他觉得最冒险的联合大企业也过于官僚主义且不愿承担风险。他本可以加入一家风险投资公司或者像Highway1这样的硬件孵化器,但他不甘心投资和建议那些打造未来的公司——他想要自己建造。同时,他也不急着成立另一家初创企业,在获得安卓这样现象级的成功后,成立初创企业显得有些虎头蛇尾。

       
Playground公司的办公室具有典型的科技公司的氛围:一排老式的摩托车摆放在里面,利克说,这是为了“激发员工进行伟大的设计”。里面还可以玩老式的游戏,包括《吃豆人》(Pac
Man)和《星球大战》(Star Wars)。

2003年,鲁宾与他人联合创建Android,当时Android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开源系统,2005年出售给谷歌。当时,智能手机产业还处于混乱不堪的局面,智能手机也不具备兼容性。

2014年鲁宾离开了谷歌,数月后鲁宾成立了名为Playground
Global的公司,它不是家简单的新公司,而是一家新类型的公司。不同寻常之处在于它的结构方式。这家公司同时兼有硬件孵化器和咨询公司的特质,但又不完全属于任何一种。Playground的确会对硬件初创企业进行投资,但它并不是投资资金和建议,而是提供一个中央集权、全明星的工程部门,里面的员工都是他在谷歌、通用魔术、苹果和其它地方合作过的经验丰富的技术人员。这个团队与Playground初创企业密切合作,打造驱动智能机器的硬件和软件。

       
“这不是一个纯软件的世界。”利克说。他被同事亲切地叫做是“园长”。他带领记者参观了园区。“硬件是我们认为可以提供附加值的东西。未来将会有大量的感应器和科技产品问世。”

让出Android操作系统后,鲁宾为智能手机厂商提供了一种共同的语言和一套完整的工具,从而推动了智能手机的普及。如今,Android成为了历史上普及速度最快的消费电子技术之一,该平台上运行着25000种不同的产品,包括手机、平板电脑,智能手表、智能电视和智能手环等。

Playground的野心不仅仅在于打造个人配件或者个人公司,鲁宾希望Playground变成为人工智能未来创造标准建造单元的工厂,同时他希望开启硬件和软件工具平台,使得每个人,而不仅限于他合作的公司,可以创造智能设备。如果获得成功,Playground将对智能机器产生类似安卓对智能手机产生的影响力,为上千款设备提供技术基础设施,帮助这一代的企业家建造智能无人机,或者到处都是智能电器的家居,甚至是一个成熟的机器人。

       
对于鲁宾和这些高管来说,Playground公司是一个尝试。硅谷曾是一个以硬件著称的城镇。但是,随着互联网兴起,人们的注意力开始转向了社交网络和应用程序。然而,在过去几年中,人们的注意力又回到了硬件上。谷歌和亚马逊均推出了智能家居产品如Google
Home和Echo。现在,物联网兴起了,一切设备都可以连接互联网,包括电冰箱、汽车、咖啡机以及安全套环。

鲁宾引领了智能手机从概念到普及的发展历程,如今的智能手机对于鲁宾已没有太大的吸引力。因为作为一个工程问题,它已经得以解决。诚然,一个企业家可能会不断推出新应用。但对于一个把工程学视为艺术的人,这只相当于在已经干了的油画上再添加几笔而已。而鲁宾希望重新创作一幅。

这个想法本质上来说就是创造鲁宾所谓的放大器——一个可以快速将概念变为具有最大影响力的产品。这对于某些像鲁宾这样焦急的人来说是个非常合适的目标,针对这样的奇妙装置还有另一个术语:你可以将它称为时间机器。

       
Playground公司希望能够跻身下一批硬件公司之列。它得到了谷歌和红点创投等的支持。现在,Playground公司已投资了20多家初创公司,包括打造增强现实眼镜的CastAR公司和打造智能泳池维护产品的ConnectedYard公司。

AI将成为下一个计算平台

鲁宾对机器人的迷恋与日俱增,他成立的前两家公司就是以机器人为名。现在人工智能的大多数精力都放在建造巨大的神经网络,这一任务涉及收集大量数据。而现在很多数据来自网络。Facebook通过上传的照片识别图片里的面孔;谷歌的RankBrain通过研究搜索活动来剖析不熟悉的请求;微软的Skype
Translator通过几百个翻译网页和有标题的视频将西班牙语对话转为英语,然而人们很容易忽略网络以外的整个世界。鲁宾认为要想人工智能发挥真实的潜力,它必须进入现实世界,而实现这一目标的方法就是创造几千个从环境里提取信息的设备,例如文字、图像、声音、位置、天气和其它感观数据。鲁宾希望整个世界布满这种收集数据的机器,从而更好的训练这些巨大的神经网络。这将创造一个有效的反馈回路——这种新机器使得人工智能变得更加智能,从而产生更加智能的机器。

       
ConnectedYard公司实际上就是此次邀请媒体参观的主要原因。该公司正式推出了维护泳池和浴缸的pHin产品,起步价为300美元。它包括监测水的化学成分的感应器、预定化学用品及相关支持的服务以及一款可以告诉你泳池何时需要维护的应用程序。它现在可以在五金零售连锁店Ace
Hardware和网络上购买到。

鲁宾一直坚信,人类始终处于新技术时代的风口浪尖上。正如MS-DOS让位于Macintosh和Windows,再让位于Web和智能手机。鲁宾相信,下一个伟大的计算平台将是人工智能(AI),这一转变过程可能需要数十年时间。

创造这种智能设备将变得前所未有的容易。传感器和CPU非常廉价,中国制造商也乐于与小批量初创企业合作。但是“前所未有的容易”其实意为“无比的困难”。这是因为建造一个原型和大规模生产商品之间还是存在巨大差异的。即使是最简单的硬件也如此。假设你想要建造一个基本的行车记录仪,同时你想要它可以追踪汽车的位置并自动上传视频。你需要的第一个配件就是系统级芯片——一个包含CPU和类似SD卡界面的辅助设备的半导体。同时你可能需要LED,当然还有一个照相机模块,加上一个图像处理器。同时连接电池的电源管理回路也必不可少。此外还需要连接天线的GPS芯片、一个无线界面,以及连接高通芯片或其它芯片的USB连接,而这又需要另一个天线。这一切仅仅构成了一个电气系统,你还需要针对整体设计以及软件进行相似的决策。你希望一切尽可能的小并尽可能的高效。当然你还必须确保以最合理的价格购买最可靠的部件。由于你的行车记录仪至少在一年内无法上市,所以现在的配件已经过时。你需要设想这些设备一年后的样子,并相应的设计你的行车记录仪。如果你的设想是错误的,你的产品可能还没上市就夭折了。

        ConnectedYard公司的CEO贾斯廷-米勒(Justin
Miller)称,加入Playground孵化机构最大的福利之一就是可以招募和吸引优秀人才。

谷歌、Facebook和微软等公司已斥资数十亿美元来开发可听懂人类语言或识别人脸的神经网络(Neural
Network)。在未来10年,人工智能将发展得更加强大,能够执行一些今天仍难以想象的复杂任务。

而这正是鲁宾想要利用Playground建立的平台——提供所有的基本硬件和软件部件使得企业家可以专心研发有趣的设备。这些设备来自于Studio,它的作用类似于詹姆斯邦德的Q部门。如果你在建造一款无人机,需要最好的麦克风阵列,Studio的技术人员就可以为你提供。“这是模块化硬件,几年后,你可以带着想法来找我们,我们可以为你重新安排整理这些模块。”

       
现在,鲁宾不仅是Playground公司的CEO,而且还是它的客户。因为鲁宾还是一家现在仍然较为神秘的消费者电子设备初创公司Essential的CEO。在今年3月,他透露称Essential公司正在研发Android智能手机。

鲁宾认为,人工智能很快将发展成为一种云服务,为成千上万种设备和机器提供动力。这就好比是今天的每一款设备都安装了某种软件一样,将来要想购买一款没有预装人工智能技术的设备都很难。

近几年这一平台只为Playground投资的公司服务,但最终鲁宾计划向所有人开放这一平台,就像他向所有制造商开放安卓一样。“我个人喜欢孵化一个想法,开发到一定程度然后免费开放给所有人。”鲁宾说道。他预想未来任何人都可以使用Playground的工具,培育新一代智能硬件企业家。如果这变为现实,鲁宾的公司将以两种方式受益:那些已经成立自己公司的企业家很可能想要与Playground合作,为后者提供早期投资的机会。但更至关重要的是,它会将Playground的技术植入新一代产品中,这也是Playground最伟大的抱负:为上千台设备创造一个公用基础设施,就像Windows对于PC机,安卓对于智能手机一样。“某些标准化的框架或是开启新一代有趣产品的关键。”红点创投的杰夫·布洛迪这样说道,他认识鲁宾已经有十多年了。

至于未来具体会变成什么样,目前尚无法精确预测,但是可以想像一下普通汽车和自动驾驶汽车之间的区别。我们还可以借鉴于今天的设备来想象一下未来的不同:如今的电视机能够实时地将节目翻译成任何一种语言,一套监控系统能够自动识别家人和盗贼,烤箱也能知道食物何时烤好。

鲁宾表示Playground的第一步是为初创企业提供技术支持以建造新设备,“我所进行的投资,所有的模块所有的技术都是为下一代生态系统播下种子。”为神经网络建造半导体的初创公司Nervana即将发布允许任何需要的人使用人工智能的新云服务。例如通过梳理财务数据检测欺诈,或者通过几百万个匿名健康记录追踪疾病传播。另一家名为μAvionix的Playground初创企业的创始人保罗·彼尔德正在考虑如何将他研发的一款轻量化发射应答器集成进一个系统,从而实时追踪全世界的每一台无人机。

2013年,鲁宾与拉里·佩奇(Larry
Page)进行了一次长谈,两人一致认为,确实到了改变的时刻。当年3月,鲁宾不再负责Android业务,后来转而负责谷歌新成立的机器人部门。但鲁宾很快意识到,谷歌机器人部门的目标需要进行为期10年的基础研究。

除了专攻人工智能和无人机的初创企业,Playground还涉及光学领域(这多亏了对CastAR的投资,这家公司制造类似微软HoloLens的增强现实头盔)和物联网。这些还仅仅是鲁宾公开讨论过的初创企业——总共有十几个。虽然这些公司都急于将自己的产品推向市场,在这个过程中它们也帮助Playground研发自己的硬件组件、软件和共享知识库。

鲁宾等不了那么久。鲁宾的好友兼顾问马克·安德森(Marc
Andreessen)称:“鲁宾无法容忍世界的现状。他经常畅想5年、10年、甚至15年之后的社会状况,然后再回过头来看今天的世界,发现还有许多事情要做。”

罗宾对未来的设想——上千名机器人到处移动,所有的机器人都与一个人类无法完全理解的网络智能相连。牛津大学哲学家尼克·博斯特罗姆认为为来的时代是他所谓的“超智能”时代,代表着潜在的存在威胁,很多技术专家,例如埃隆·马斯克,斯蒂芬·霍金和比尔·盖茨也反复强调过对这种境况的担忧。但鲁宾却确信“整体来说科技将被用作好的方面。”

鲁宾希望用传感机(sensing machine)为神经网络提供数据,从而来填补世界。

鲁宾目前面临的最大威胁就是他目前的发展道路导致陷入与世界上某些大型科技公司的直接竞争。微软已经建立了一个收集和处理传感器数据的云平台,它每周可以收集数万亿条数据。谷歌发布人工智能系统TensorFlow并开源。去年12月Facebook也采取了相同的方式,发布了运行人工智能操作的服务器设计。埃隆·马斯克成立了名为OpenAI的非盈利机构,汇集了顶尖研究人员创造开源的人工智能。

创建新公司Playground Global

未来难以捉摸,人工智能或很快进入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它将以前所未有的方式重新定义我们的世界,我们的周围将环绕着共同的永不停歇的机器智能。鲁宾预计这一刻的到来不过是几十年的光景。对他而言可能像永恒一样漫长,但对我们这样的普通大众,真是无法想象之快——仿佛我们刚从时光机器里走出来。

2014年,鲁宾从谷歌离职。几个月后,鲁宾推出了新公司Playground
Global。这不仅是一家新公司,也是一种新型公司。它既像孵化器,又像咨询公司,但事实上两者皆不是。

Playground
Global投资硬件创业公司,但不是仅仅提供资金和建议,鲁宾还为他们提供一个全明星工程团队,由谷歌、General
Magic和苹果的前工程师组成。

Playground
Global的使命并不局限于打造一款产品或一家创业公司,鲁宾希望它能成为一个生产标准建筑模块的工厂,服务于未来的人工智能社会。他希望向所有人开放这个由软件和硬件工具组成的平台,让他们创建智能设备。

如果成功,Playground
Global对未来的人工智能机器的影响就相当于Android对智能手机的影响,为成千上万种产品提供技术基础架构,赋予创业者打造智能无人机、智能家电和全功能机器人的能力。

鲁宾称,其根本理念是创建“创意放大器”,即一套能够将概念迅速转变成产品的系统。对于像鲁宾这样一个对世界现状不满的人,这是一个适合的目标,希望能加速实现未来目标。

鲁宾自1978年就培养出了这种好奇感。当时,他还是一名高中生,就用计算机远程控制了Kenner公司的电子玩具R2-D2。鲁宾1999年创建的Danger和后来的Android都充分体现了其对机器人的热爱。“Danger”这个名称来自上世纪60年代风靡美国的太空幻想电视剧《迷失太空》。剧中有个机器人经常在剧中发出“Danger!(危险)”的警告。

AI时代的信息来自物理世界

回到鲁宾的新项目人工智能。当前,关于人工智能的努力主要集中在打造大规模的神经网络,这是一项涉及收集海量数据的任务。目前,其中大部分数据来自互联网。

但鲁宾认为,在将来的人工智能世界中,这些信息应该来自物理世界。要实现这一点,需要创建大量设备,从周围环境中收集信息:文本、图片、声音、地理位置、天气和其他数据。

鲁宾希望用这些数据收集机器来填充世界,以培训这些大规模的神经网络。这将创建一个良性的反馈循环:新机器会让人工智能更加智能,而更先进的人工智能技术又会让这些数据收集机器更好地收集信息。

如今,要打造这样的智能设备要比以往更容易。传感器和CPU越来越廉价,中国的制造厂商又渴望为创业公司代工。但“比以往更容易”同时也伴随着“令人生畏的挑战”,因为建立一个原型产品和正式的商用产品之间存在巨大的差异。

即使是生产最简单的硬件产品也是如此。假如我们要生产一款车载摄像机,首先需要的是SOC(系统级芯片,包括CPU和外设),可能还需要LCD、摄像模块(包括成像传感器)、连接电池的电量管理电路、连接天线的GPS芯片和无线接口(需要另一个天线)等。

这些还只是电子系统,在设计和软件方面,我们同样要考虑诸多问题。例如,如何把产品做得尽可能小,如何更节能,如何以更低价格获得更可靠的零部件。另外,也许产品要1~2年之后才能上市,而今天的零部件届时可能过时。因此,我们还要预测一年之后的零部件会如何,并相应地设计产品。如果预测错误,这款车载摄像机可能在没有上市就已经被淘汰了。

对于上述问题,每个硬件创业者都要考虑到。幸运的是,鲁宾之前已经有过这样的经历。在开放Android之前,智能手机厂商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但开放Android之后,手机厂商从中解脱出来,推出了更多机型。

这也是鲁宾希望Playground
Global能够做到的事情:提供所有基本的硬件和软件零部件,以便创业者能专注于开发令人感兴趣的设备。如果要开发一款无人机,需要最好的麦克风阵列,那么Playground
Global优秀的工程师们就会提供给你。鲁宾说:“这将是一个模块化的硬件。几年后,如果你带着创意找到我们,我们就会为你提供这些模块。”

鲁宾称,短期内,该平台将仅面向Playground
Global投资的创业公司开放。其目的就是帮助这些创业公司以更快的速度打造产品,远超竞争对手。但最终,鲁宾希望将该平台面向所有人开放,正如把Android提供给所有手机厂商。届时,所有人都可以使用Playground
Global的工具来创建新一代智能硬件。

如果做到这一点,鲁宾的公司将通过以下两种方式受益:首先,当创业者准备成立自己的公司时,他们可能希望与Playground
Global合作,以赢得投资机会。更重要的是,他们还将获得Playground
Global的技术。

这也是Playground
Global的梦想:为成千上万种设备创建一个共同的架构,正如Windows对PC、Android对智能手机的影响。红点创投(Redpoint
Ventures)投资专家杰夫·布洛迪(Jeff
Brody)称:“这些标准化的框架将开启下一代令人感兴趣的智能设备。”

物联网发展顺序弄反了

如今,鲁宾的想法听起来可能并不十分陌生了。在过去的几年中,科技公司已经意识到了物联网时代的到来。谷歌、苹果和三星等都在打造自己的专属生态系统,让设备厂商围绕其平台开发产品。

但鲁宾认为,这些公司把顺序弄反了。生态系统是用来支持流行设备的,应该先有设备,然后才有生态系统。因此,Playground
Global首先为创业公司提供技术来开发新设备,生态系统接着就会出现。鲁宾说:“我们进行投资,提供模块和技术,都是在为下一个生态系统播种。”

对于鲁宾所畅想的未来世界,他说,等待这一刻的到来就好比是堵在拥挤的路上。他说:“当我对未来世界有一种直觉时,我就试图找出今天为什么还没有实现的原因。”

这也正是鲁宾创建Playground
Global的原因。当前,已经有几家创业公司入驻Playground
Global总部。鲁宾好友、Playground Global联合创始人布鲁斯·里克(Bruce
Leak)称:一个基本的原则就是:在这里无需获得任何许可。Playground
Global为每家公司分配了办公桌和会议室,人们可以随意拖动。网线从天花板上垂下来,可以随意使用。如果需要3D打印零部件,可以直接使用Playground
Global安排的两处实验室。

除了里克,罗宾还有另外两名联合创始人,分别为彼得·巴雷特(Peter
Barrett)和马特·赫辛森(Matt Hershenson)。前者是鲁宾在General
Magic的同事,后者是Danger联合创始人。去年,Playground
Global成功融资3亿美元,投资者包括谷歌、惠普、富士康、红点创投和腾讯。

并不满足于充当策划者

鲁宾从不满足于充当一名策划者。因此,除了Playground
Global,鲁宾自己也在打造一些产品。既然Playground
Global在开发软件和硬件来服务于所投资的创业公司,鲁宾为什么不能用这些技术来开发自己的产品呢?

鲁宾拒绝透露自己的计划。之前曾有报道称,鲁宾正在开发一款新的Android手机,但鲁宾拒绝对此发表评论。他表示,自己在开发一款车载摄像机,还有其他一些想法,但目前还不便透露。

鲁宾对未来世界的畅想可能与其他人不同。哲学家尼克·波斯托姆(Nick
Bostrom)认为,人工智能的继续发展将是一个潜在的威胁,这一观点也得到了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史蒂芬·霍金(Stephen Hawking)和比尔·盖茨(Bill
Gates)的认同。但鲁宾却并不这样认为,他说:“总体而言,我相信技术还是被更多地出于善意而被利用。”

对于鲁宾而言,当前所面临的更直接的挑战来自于一些大型科技公司的竞争。微软已经建立一个平台来收集和分析传感器数据,据报道称,该平台每周可收集一万亿条数据。此外,谷歌也拥有开源的人工智能软件引擎TensorFlow,Facebook也在进行人工智能方面的努力,而马斯克也创建了专注于人工智能的非营利机构OpenAI。

(文/腾讯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