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软为患有ALS疾病的患者研发了名为GazeSpeak的应用程序,帮助他们用眼神进行沟通。肌萎缩性侧索硬化(ALS)或Lou
Gehrig氏病是一种神经系统疾病,让大脑和脊髓中神经细胞或者神经元受损。有时,眼睛成为他们唯一的沟通工具。 

图片 1

图片 2

GazeSpeak在聆听着的设备上运行,通过摄像头跟踪患者的眼睛运动来预测该人想要说的话。它将字母划分为四个框的网格,通过设备背面的贴纸可以让ALS患者看到,并记录与他们对应的查找。

英国着名物理学家和宇宙学家霍金是爱因斯坦之后最伟大的科学家之一,不幸的是他21岁就患上了一种极为罕见的疾病——肌肉萎缩性脊髓侧索硬化症(ALS,渐冻人,前几年流行的冰桶挑战就是为了唤醒大众对该病的认识)。得了这种病的患者最终不能活动也不能说话,霍金只能靠脸部有限的肌肉运动通过通信设备与外界交互。不过荷兰神经学家一项最新成果有望让霍金实现终极的无障碍沟通:心灵感应。据CNN报道,他们刚刚完成了全球首例用于临床的大脑植入手术,可实现对ALS患者思想的解读,从而完成与外界的沟通。

作者:Bérénice Magistretti

在微软研究公司实习期间开发GazeSpeak的张晓义解释说:“例如,Task任务一词,他们首先往下看去选择包含’t’的组,然后向上选择包含’a’的组,依此类推。GazeSpeak然后使用AI预患者想要挑选的单词,朗读出最可能的一个词。

这例手术由荷兰乌特勒支大学医学院的神经科学家Nick
Ramsay领导完成。手术给患者植入了全球首个完全植入式系统。在计算机界面配合下,无需专家协助,患者在家中就可以使用该系统,从而完成字句的拼写,实现与外界的沟通。

5月16日消息,今天是第八届年度
全球无障碍宣传日,该活动旨在帮助宣传数字无障碍的重要性以及技术可以为残疾人赋权的作用。根据世界银行的统计,世界上有15%的人口患有某种形式的残疾,约有10亿人。然而,只有十分之一的人能够获得他们过上更加功能和独立生活所需的辅助工具和服务。一家以其包容性举措而闻名的公司是微软。从2015年启动的自闭症招聘计划到年度能力峰会,总部位于华盛顿州雷德蒙德的庞然大物都明白,创新需要不同的能力。

微软研究者Meredith
Morris说:“我们使用计算机视觉来识别眼睛的手势,AI使用字词预测,与通常用于与患有疾病的患者通信,在板上书写字母以跟踪人的眼睛运动的方法相比,GazeSpeak识别速度提升57%,一个人可以在62秒内得到了预测的句子,而经常和患者相处的人士使用GazeSpeak,识别速度还将进一步提升。

手术对象Hanneke de Bruijne
2008年被诊断出了肌肉萎缩性脊髓侧索硬化症,很快她的神经元就失去了对肌肉的控制。并且Bruijne的病情发展得很快,2年之后她就智能借助呼吸机才能呼吸,不久就丧失了活动与说话能力。

其包容性旅程的最新成员是 去年推出的AI for
Accessibility计划。该公司已投入2500万美元的拨款用于奖励那些使用人工智能开发重要技术的创业公司,研究人员,非营利组织和非政府组织,重点关注三个领域:就业,日常生活和沟通/联系。今天,该公司宣布了七个新的受助者。

图片 3

跟霍金类似,Bruijne此后只能靠一套眼球跟踪系统来进行有限的沟通,通过眼球运动对电脑屏幕上出现的字母和单词做出响应来组成句子。但是这套系统也只是权益之举。因为据《新科学家》报道,大约有1/3的ALS患者最终连眼球也无法转动。

我们的能力通过开发直观的人工智能聊天机器人,帮助有认知障碍的就业寻求者更好地为面试做准备,从而进一步推动其包容性招聘工作。

微软过去一直是ALS冰桶挑战的坚定支持者,并且一直为残疾人提供许多产品。据报道,微软将在5月举行的计算系统人为因素会议之前推出iOS版本,并且免费公开其源代码。

那么自然地,对于ALS患者来说,终极的沟通设备必须不依赖于任何类型的肢体运动,Ramsay的目标于是指向了这个:植入到人脑当中的读心机器。

悉尼大学研究人员正在开发一种可穿戴的感官预警系统,以帮助7500万癫痫患者更好地预测和控制癫痫发作,使他们更加独立地生活。

来源:cnBeta

脑植入设备当然不是第一次见,但考虑到这项技术太新,过去都是实验室环境下进行的。Ramsay的目标是开发出来的东西病人在家也能操作,而且不需要医疗专家不间断的监视,这样才具备实用意义。

Pison
Technology正在开发一种手腕可穿戴系统,为患有神经肌肉障碍的人提供ALS和MS等控制数字平台和设备的能力。

图片 4

Voiceitt正在构建一个语音识别应用程序,旨在了解非标准语音模式,为语言障碍人士提供更易于访问的实时通信平台。

最终,Ramsay和他的团队把这样一个设备利用手术植入到了患者大脑中,把两个电极安放在大脑的皮质区,也就是控制运动的地方。安放的位置是关键,其中一个必须放在大脑控制右手运动的部分,另一个安放在大脑负责倒数的位置。然后医生再把这两个电极连接到起搏器大小的传输机上,该传输机植入到患者胸部,可通过无线方式跟患者面前的计算机通信。

伯明翰城市大学研究人员正在开发一种系统,使行动不便的人能够使用语音命令和他们的眼睛运动来控制数字平台。

计算机屏幕会向de Bruijne展示一排排的字母,当de
Bruijne注视电脑屏幕时,一旦焦点落在她想要的字母上面时,她必须想象自己移动右手去点击那个字母。当然实际上她是不可能活动自己的右手的,但是她的大脑仍然可以产生相同的控制运动信号,而电极就会把这一信号传递给传输机,后者再发送给计算机接收。

马萨诸塞州眼睛和耳朵的研究人员正在开发一种视力辅助移动应用程序,为盲人或视力低下的人提供增强的定位和导航服务。

在经过了6个月的训练只有,现在de
Bruijne已经可以自如的运用这套系统,准确率达到了95%。当然,输入仍然十分困难,现在de
Bruijne拼完一个单词还需要几分钟。但研究人员表示,经过训练后,de
Bruijne的“输入”速度已经变快了——从一开始的50秒选中一个字母提高到了20秒。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研究人员正在为盲人或低视力的人创建一个移动应用程序,以提供他们周围环境的字幕和音频描述。

图片 5

从奖励之日起的12个月内,每个应用程序都会评估Azure信用,Microsoft工程支持和补充资金。

不过也有声音质疑手术植入这类设备对患者的影响。但de
Bruijne表示这套系统让她感觉跟外界沟通更有信心了,尤其是有时候眼球跟踪设备在自然光环境下会失灵。有了这套设备之后,现在她就可以在户外与外界进行沟通了。

微软高级可访问性架构师Mary Bellard 写道: “通过这个计划,我们将 Azure
AI工具和服务
交给了那些有助于改变游戏规则的辅助解决方案的人,以提升该技术在残疾人社区中的作用。”
,在一封电子邮件中。“
这包括Azure机器学习,以及支持计算机视觉,语音和语言识别以及智能搜索等功能的Azure认知服务。”

当然,这套系统目前只是在一个病人身上进行了测试,尽管把它从临床搬到了de
Bruijne家中是一大进步,但是下一个病人能否取得同样成功仍有待观察。

微软为智能云时代和智能优势提供数字化转型。它的使命是赋予地球上每个人和每个组织更多的权力。微软指的是微软公司及其附属公司,包括微软的子公司Microsoft
Mobile Oy。Microsoft Mobile Oy开发,制造和分销诺基亚X手机和其他设备。

但Ramsay下一步的目标是给de Bruijne植入更多的电极,
Ramsay希望最后能植入30到60个电极,最终解码出手语或者内部言语这样的东西,从而加快de
Bruijne的沟通速度——以及最终能听到聋人的心语。

Cloud + AI Group

Scott Guthrie领导Microsoft Cloud + AI
Group。他的团队负责公司的计算结构和人工智能平台。

经验+设备

Rajesh
Jha领导微软的业务,将Office,设备和Windows整合在一起,为我们的客户打造世界上最好的体验,最好的设备和最好的产品。该集团专注于生产力,通信,教育,搜索和其他信息服务,以及支持Windows生态系统的软件平台,应用程序,商店和设备。

人工智能和研究

Harry
Shum领导微软的人工智能和研究团队,其中包括微软研究院以及包括Bing和Cortana在内的人工智能产品组。他负责推动公司的整体人工智能战略以及涵盖基础设施,服务,应用和代理商的前瞻性研发工作。

在硅谷,关于多元化和包容性的讨论已经成为焦点,推动一些公司重新考虑他们的招聘政策。毕竟,无论性别,性取向或候选人的起源,人才都是人才。然而,精神和身体残疾往往被忽视。然而据埃森哲称,在劳动力中雇用和支持残疾人的公司在历史上表现优于同行的公司。对于你们所有的怀疑者:新的和不同的观点的价值是明确的。所以没有更多的借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