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Axios
报道,微软人工智能和研究小组的执行副总裁
Harry
Shum 近日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人工智能正在给科技产品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当前的技术其实很
OK,产品也没问题,最大问题出在人们在为此感到担忧。

图片 1

人工智能时代,我们已初尝了AI的甜头,一切都是那么激动人心。但Facebook数据泄露事件以及现在层出不穷的人工智能歧视案例都说明,技术并不是一股中性的力量。AI对社会的影响越来越大,在司法、教育、招聘和医疗等重要领域做出正确、合理、公平的决策,是否有适当的防护措施来确保未来可靠的使用显得越发重要。

Shum 认为,强有力的道德准则和全方位的技术透明度,或许是解决问题的关键,“我不清楚监管者应该多快出现,但像我们这样的大型科技公司应该做好带头作用。”

(图来自原文)

图片 2

Shum 还表示,AI 技术成长至脱离管控并不值得恐惧,因为这正是
AI 研究的实际意义。更大的风险其实来自于过程中的算法偏差、不专业的训练数据和其他一些疏忽。

李飞飞在人工智能圈可是个大人物。作为斯坦福大学人工智能和视觉实验室的导师,她见证了一个用于加速人工智能图像识别发展的庞大数据库ImageNet的诞生,同时ImageNet也确实推动了深度学习系统的建立。这个深度学习系统能够识别物件对象、动物、人,甚至是照片中的整个场景,这种技术已经在世界上最大的图片分享网站中被广泛使用。如今,李飞飞将在谷歌公司内部建立一个新的AI团队,这个举动也刚好昭示了谷歌这家全球最大的科技公司围绕AI技术重塑自己的野心。

避免机器引发的战争

图片 3

李佳,前斯坦福大学研究者,最近在为一个社交网络服务平台Snapchat做研发。与此同时,李飞飞,这个出生在中国的女孩,将在谷歌云计算操作实验室当中带领一个团队,建立一个网络在线服务系统,让所有的编码员或公司都能使用这个服务系统去建立属于他们自己的人工智能。这一全新的云机器学习系统是人工智能的最新例子,它不仅重塑了谷歌所使用的技术,还改变着谷歌的业务组织和经营方式。

事实证明,人工智能的工程责任是一个棘手的问题。微软公司最近就其为美国政府工作的问题进行了处理。

(文/开源中国)    

在这一飞速发展的重新定位上,谷歌可不是一枝独秀。亚马逊为其人工智能建立了一个类似的云计算系统团队;脸书和推特也创立了一个与“谷歌大脑”相似的内部团队,这个团队是负责为搜索引擎巨头自身使用的技术注入人工智能的;近几周,微软在其现存的机器学习上重组了其大部分的操作系统,创建了一个全新的人工智能,以及在执行副总裁Harry
Shum(Harry
Shum在其职业生涯之初就是一个计算机视觉研究人员)领导下的调研团队。

近期,微软公司的一些员工请求公司高管终止另一份向军方提供增强现实技术的合同。微软首席执行官Satya
Nadella拒绝了这一请求。“我们会向美国政府和军队提供我们的技术。”微软公司人工智能与研究小组执行副总裁Harry
Shum在会议的问答环节中强调微软公司的立场时表示。

Oren
Etzioni,是非盈利的“艾伦人工智能研究所”的总裁,他表示这些改变与市场推广是有一部分关系的,这是为了应对人工智能宣传浪潮所做出的一些努力。例如,谷歌正致力于将大众的注意力转移到李飞飞运行的这个新团队,因为这有利于其云计算产业的发展。但Etyioni同时也表示,因为人工智能在未来发挥的作用越来越突出,这其实也算是谷歌与时俱进的内部改造的一个部分。

美国五角大楼采用人工智能产品

全新的云系统

去年有消息称,谷歌公司正在向美国五角大楼提供其人工智能技术,用于分析无人飞机的录像资料,谷歌公司由于员工的压力做出了回应,表示不再续签军事合同。

李飞飞建立的团队是为了巩固谷歌在人工智能战场上地位的新前线。在建立专门为人工智能设计的云计算服务系统上,这家公司正挑战着像亚马逊、微软和IBM这类实力强劲的对手。这一云计算服务系统的功能不仅包括了图像识别,还有语音识别、机器自动翻译、自然语言理解等。

去年12月,谷歌公司发布了一个正式审查结构的细节,以围绕其认为“适当”使用人工智能方式做出决策。其项目负责人表示,
“我们认为建立严格的内部审查很重要。”他引用了推出唇读技术但没有发布面部识别工具的决定,以此来说明该公司在人工智能辩论中的立场。他说,“这是我们每天进行各种讨论的一个例子。”

图片 4

图片 5

云计算系统受到的关注也许并不会像那些消费类应用程序和手机一样多,但是它却能支配着这些巨头公司的资产负债表。就连亚马逊、谷歌这类以消费者服务著称的大公司也相信云计算系统最终将会成为他们主要的收入来源。而在不久的将来,人工智能服务会成为一个大趋势,给许多商业公司提供一些工具,让他们建立原本没法自己建立的机器学习服务体系。Iddo
Gino,是RapidAPI公司的创始人和总裁(RapidAPI是一家帮助商业公司使用这种人工智能服务体系的公司)。他表示他们公司领先的图像识别服务已经帮助了成千上万的开发者。

算法将成为你的新同事

就在上周谷歌宣布对李飞飞的任命信息的同时,谷歌推出了能提供图像、语音识别和机器自动翻译翻译的云服务的全新版本。同时,谷歌还表示不久将会推出一种服务系统,这一系统允许访问GPU处理器,以及那些对深层类神经网络运行至关重要的芯片。在此前的几周,亚马逊刚刚聘请了一位著名的卡内基梅隆大学的研究人员来运行他们的人工智能云计算集团;仅一天,微软就正式推出了全新的“聊天机器人”建立服务,并且宣布了一项为OpenAl提供GPU服务的协议(他们的人工智能实验室是由特斯拉创始人Elon
Musk和Y Combinator董事长Sam Altman建立的)。

虽然人们对机器人取代人类表示担忧,但AI在未来职场上的角色并不是只有这一个可能性。的确,大量工作将被淘汰,但新的工作也将出现。随着AI和人类学会互相配合而不是互相竞争,工作方式将被优化。

全新的微软

制定AI工作原则,加强其社会责任是机器和人类在职场得以共存的关键所在。我们应该提供特定的工作培训和辅导项目以帮助人类适应新的工作方式。此外,在引导AI完成人机协作项目的同时也要考虑AI作为项目“另一类用户”的需求所在,这就需要机器学会问正确的问题并降低模糊性。这一过程中确保算法透明性尤为重要。AI和人类一样也会形成偏见,因此有必要确保参与工作的人、数据与机器的多样化以避免偏见

尽管这些大型互联网公司已经将业务重心转移到了为他人提供人工智能服务上,但是他们仍在为加速自身人工智能化的进程上做着努力。在九月份下旬,微软宣布了一个新团队的组建。这个团队叫做“微软人工智能及研究小组”,是由Shum领导的。Shum将监管超过5000名计算机专家和工程师,这些专家和工程师将最大程度地把人工智能注入公司产品中,包括必应搜索引擎、微软小娜和微软在机器人领域的尝试。

人机协作教学中人工智能扮演的角色

微软已经重组了其研究小组,并且很快地将技术转移至其产品中。Shum表示,有了人工智能,公司的技术可以落地甚至更快。在近几个月,微软尝试着把“聊天机器人”的技术尽快落地,成为能够进入现实生活的产品。尽管这个转换结果并不算十分成功,但是也算得上是一条公司希望在未来几年能加速发展的、由技术研发到产品实现的转换路径。

人工智能可以将教师从烦琐、机械、重复的脑力工作中解脱出来,成为教师有价值的工具和伙伴:一方面,人工智能可以替代教师完成批改作业等日常工作,把教师从重复性、机械性的事务中解放出来;另一方面,人工智能会为未来教师赋能,成为教师工作的组成部分,由人机协作完成以前无法完成的智慧性工作。未来的教育则更像是构建生态圈,其中分布着各种各样的生物群落,动植物间各得其所、相互支撑。

“有了人工智能以后,我们自己就不太清楚客户的需求了。”Shum说道。通过拉近研发团队与产品实际生产团队的关系,微软相信这能更好地理解人工智能是如何做到客户真正想要的。

图片 6

全新的思维

而要构建生态圈,则要求教师关注每个个体之间相互竞争、相互依赖的关系,关注生态圈里每个个体的需求,发现、发掘和培养学生的个性。要达到这些目标,如果没有人工智能为代表的外部智力支撑,单靠教师是很难实现的。教学任务是由教师与人工智能共同协作承担的。二者各司其职、优势互补。“AI
Teacher”的国际合作研究项目——人工智能教师。在该项目中,建立了教育大数据平台,采集学生全学习过程数据,对学生的知识、情感、认知、社会网络等进行全面仿真,并通过数据精确了解学生发展的一般规律及个体特征,以实现“人工智能教师”服务。

谷歌、脸书和推特也按照类似的方式,设立了在公司所有范围内传播人工智能技术的人工智能中心团队。谷歌的“谷歌大脑”团队起初是一个在谷歌X实验室的由前斯坦福大学计算机科学教授、现任百度主席科学家吴恩达领导的项目。这个团队提供了各种知名的服务,比如为谷歌图片进行图像识别、给安卓系统进行语音识别等。不仅如此,这个团队还与谷歌内部其他部门团队有着潜在的工作联系,例如公司内部通过机器学习来识别安全漏洞和恶意软件的安全保障团队。

人工智能在建筑业汽车等领域的赋能

与此同时,脸书也运行着自己的人工智能研发实验室和一个被称为“应用机器学习小组”的类大脑团队。他们的任务就是在脸书所有的产品家族中都注入人工智能。根据脸书首席技术官Mike
Schroepfer所说的,这项工作确实已经开始有成效了:现在有大约五分之一的脸书工程师开始使用机器学习了。Schroepfer把这个由“脸书应用机器学习团队”建立的工具称作公司的“改变了一切的大飞轮”。他还指出:“一个新模型或者新技术一旦被建立起来,就会立即被许多产品研发者用于研发服务于千万消费者的产品。”推特,在收购了几个人工智能初创公司后,也建立了一个叫做“Cortex”的类似的人工智能团队。

在自动驾驶领域,Alphabet公司Waymo首席技术官兼工程副总裁报告称,该公司自动驾驶汽车的部署进展迅速。Waymo汽车已经在包括凤凰城在内的25个城市的公路上行驶了1000万英里,并提供了小规模的自动乘车服务。

全新的再教育

图片 7

对于上面这些大公司来说,一个大麻烦都在于很难找到有能力去推动这些人工智能技术的人才。鉴于“深度类神经网络”最近才开始进入主流视野,所以只有包括李飞飞在内的一些特殊人才才懂得这项新技术,普通的编程员是不会的。“深度类神经网络”是一种非常特别的建立计算机服务的方式。它不是为了表现某种方式来进行软件编程的,而是需要工程师从大量的数据中诱导出结果——这更像一个教练的工作,而不是运动员。

Autodesk公司首席执行官Andrew
Angnost描述了其公司如何从RFID标签、无人机的现场监控信息和检查清单中收集数据,以改进使用人工智能的建筑设计和施工。尽管人们担心使用人工智能会占据会议的大部分内容,但研究人员似乎对该领域的潜力持乐观态度。谷歌表示,“对于负责任的创新与负责任的人工智能这一概念可能存在紧张关系,然而人工智能有可能解决我们面临的一些最大挑战。”(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因此,这些大公司同时也在按这种方式对他们的员工进行二度培训。根据去年春天的消息,谷歌正在开展深度学习的内部培训;脸书为公司内所有工程师提供机器学习指导,同时还实施了一个让所有员工都有机会成为全职人工智能研发人员的正式项目。

是的,人工智能技术就是现今的科技产业中的最热烈的话题,这让人工智能技术看起来像大众一时的兴趣。但是在谷歌、脸书和亚马逊这些公司内部,事实并非如此,而这些公司也都正在致力于把人工智能推向余下的科技世界。

更新提示:李飞飞表示她将在加入谷歌后继续担任斯坦福大学教员。

本文由图普科技工程师翻译自《GOOGLE,

FACEBOOK, AND MICROSOFT ARE REMAKING THEMSELVES AROUND
AI》,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独家首发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