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谷歌 CEO ,现谷歌母公司 Alphabet 董事会执行主席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将卸任,这位一手将谷歌从一个两百名员工的小公司拉扯成世界科技巨头的功臣终于“退休”了。

今天一大早,半梦半醒间的小编就被手机推送的一则新闻惊醒了:前谷歌CEO,现谷歌母公司Alphabet董事会执行主席埃里克·施密特将卸任,这位一手将谷歌从一个两百名员工的小公司拉扯成世界科技巨头的功臣终于“退休”了。可能有些朋友就问了,他是谷歌创始人吗?真有这么高的地位?可能真正了解施密特和谷歌的人并不多,或许今天我们应该来聊聊这家和我们熟悉又陌生的公司。

图片 1

图片 2

施密特并非谷歌创始人

谷歌CEO埃里克·施密特于1月20日宣布,将把CEO的职位交给谷歌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而在2001年,施密特正是从佩奇手中接过了帅
印。10年前,谷歌正处于十字路口,流量快速增长,但投资者却催促佩奇和另外一名联合创始人赛吉·布林(Sergey
Brin)聘请一名有丰富商业经验的领导者。他们最终招来了施密特,而谷歌也得以在互联网领域获得了无与伦比的地位。

可能有些朋友就问了,他是谷歌创始人吗?真有这么高的地位?可能真正了解施密特和谷歌的人并不多,或许今天我们应该来聊聊这家和我们熟悉又陌生的公司。

首先,施密特是谷歌创始人吗?他并不是,谷歌的创始人只有两个:谢尔盖·布林和拉里·佩奇,但是当我们提起施密特时,总会说“没有他就没有谷歌”。如此高的评价也能够体现他对谷歌的重要性了,你看即使库克非常给力,也不会有人说没有库克就没有苹果,大家都知道苹果的灵魂人物只有乔布斯。

尽管谷歌在搜索和搜索广告领域的地位依旧不可撼动,但该公司却在移动网络领域面临着苹果的竞争,后者凭借iPhone和iPad开创了一支强大
的“掌上大军”。在施密特的领导下,谷歌已经推出了有望抗衡iPhone和iPad的Android。但在Facebook占据主导的社交网络领域,谷歌
却处于明显的劣势。有传言称,谷歌将部署一项庞大的计划,把社交服务融入到网络应用中,但他们尚未实现这一点。

施密特并非谷歌创始人

言归正传,施密特作为一个1955年出生的老派人物,是如何与布林和佩奇两个70后走到一起的呢?其实从他在普林斯顿大学和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完成学士到博士的学习后,曾经在贝尔实验室、Sun等大型公司工作过,而他待过的小公司更是数不胜数,甚至在加入谷歌之前的一个季度,施密特掌管的Novell公司亏了足足1.42亿美元,似乎他不怎么像一位能让谷歌起飞的人。

以下就是换帅事件有望给谷歌带来的潜在影响:

首先,施密特是谷歌创始人吗?他并不是,谷歌的创始人只有两个: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和拉里·佩奇(Larry
Page),但是当我们提起施密特时,总会说“没有他就没有谷歌”。如此高的评价也能够体现他对谷歌的重要性了,你看即使库克非常给力,也不会有人说没有库克就没有苹果,大家都知道苹果的灵魂人物只有乔布斯。

但是在施密特从Novell公司离职之后,投资者依然向佩奇和布林推荐了他,并且在面试之后,两位创始人立马敲定了新任CEO的人选,并且这CEO一当就是十年。这背后的原因没人知道,但是据猜测,施密特多次成功和一次失败的经验打动了对方,而这些经验也确实成为了谷歌崛起的关键点。

社交网络

图片 3

在1983年加入Sun之后,施密特以一己之力将Java打造成了最普及的编程技术平台。而到了Novell之后用了不到三年就使这家公司扭亏为盈,最后的亏损其实很大程度上需要归结为微软的打压和互联网泡沫的破裂,那次失败真不是施密特能控制的。所以Novell公司在他担任谷歌CEO之后依然为他保留了董事会主席席位,以示尊重。

我们将谷歌在社交领域落后于Facebook的责任归咎于施密特。我们认为,曾经在Sun和Novell任职的施密特仍然坚持以企业业务为主
导,因此在社交网络领域的反应过于迟钝。由于Buzz未能如愿成为引人关注的社交服务,谷歌在2010年感到了刺痛。谷歌的整体社交战略都很少松散,很凌
乱。

言归正传,施密特作为一个1955年出生的老派人物,是如何与布林和佩奇两个70后走到一起的呢?其实从他在普林斯顿大学和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完成学士到博士的学习后,曾经在贝尔实验室、Sun
等大型公司工作过,而他待过的小公司更是数不胜数,甚至在加入谷歌之前的一个季度,施密特掌管的
Novell 公司亏了足足1.42亿美元,似乎他不怎么像一位能让谷歌起飞的人。

施密特的地位堪比二位创始人

影响

但是在施密特从 Novell
公司离职之后,投资者依然向佩奇和布林推荐了他,并且在面试之后,两位创始人立马敲定了新任
CEO 的人选,并且这 CEO
一当就是十年。这背后的原因没人知道,但是据猜测,施密特多次成功和一次失败的经验打动了对方,而这些经验也确实成为了谷歌崛起的关键点。

谷歌由佩奇和布林创立于1998年,但是直到2001年施密特担任CEO,谷歌依然只是一个技术还不错,但是完全没办法赚钱的小公司,施密特本人就曾直言:“他们在各个方面的看法,都与我不尽相同。让人搞不清他们的思路究竟是令人耳目一新的远见,还是单纯天真。”

过去几年间,谷歌凭借着挑战微软树立起了高大的形象。但由于在社交领域的失利,它的魅力已经逐渐丧失。在施密特的领导下,谷歌也慢慢开始官僚
化。这种变化导致很多年轻工程师和积极进取的高管跳槽Facebook。目前已经有超过200名谷歌员工加盟了Facebook
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的智囊团,其中最著名的就是Facebook
COO谢丽尔·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

在1983年加入 Sun 之后,施密特以一己之力将 Java
打造成了最普及的编程技术平台。而到了 Novell
之后用了不到三年就使这家公司扭亏为盈,最后的亏损其实很大程度上需要归结为微软的打压和互联网泡沫的破裂,那次失败真不是施密特能控制的。所以
Novell 公司在他担任谷歌 CEO 之后依然为他保留了董事会主席席位,以示尊重。

而施密特的加入,正好为两位创始人天马行空的设想打下了良好的基础——钱。施密特发现了搜索业务和广告之间的高度关联性,并由此创造了搜索广告这一革命性的盈利模式,直到现在谷歌80%以上的收入依然来自于广告,可见施密特对于谷歌的重要意义。

展望

施密特的地位堪比二位创始人

但是大家也别以为他只是赚了钱而已,在商业和技术界摸爬滚打20多年的经验帮助谷歌在强敌林立的时代也能够野蛮生长。最关键的点当属对微软的态度上,施密特上一次栽跟头就是因为动了微软的蛋糕,而那次经验也让他在谷歌的运作上更为圆滑。加入谷歌之后施密特一直都强调,“我们没有和微软竞争。”直到谷歌成长到能和微软掰手腕之后,他们才开始涉足操作系统、浏览器等业务,是佩奇和布林之前没想到做这些吗?并不是,谷歌能在微软等巨头的阴影之下和平崛起,施密特绝对是首功。

在佩奇和布林的带领下,谷歌有望破解社交困局。布林、佩奇和以及通过社交软件并购获取的人才将稳固推进社交战略,并确保谷歌能够在社交领域引入
一些独特的东西。是否是Google+1呢?或许,但我们预计这不会局限于信息分享,预计还将融入游戏和本地化优惠业务。正如佩奇上周在财报电话会议上所
说:在混合搜索和社交所能实现的成就中,“我们只触到了百分之一”。佩奇和布林能够将谷歌打造成为一家社交巨头。

谷歌由佩奇和布林创立于1998年,但是直到2001年施密特担任
CEO,谷歌依然只是一个技术还不错,但是完全没办法赚钱的小公司,施密特本人就曾直言:“他们在各个方面的看法,都与我不尽相同。让人搞不清他们的思路究竟是令人耳目一新的远见,还是单纯天真。”

而他的圆滑也不仅仅体现在这一方面,在对待中国市场的态度上,施密特就比两位创始人有远见得多,谷歌中国启动仪式施密特就是亲自参加,并且在和政府部门的协调上,施密特也做得很好。但在2010年谷歌是否退出中国市场这件事情上,因为施密特在2011年计划卸任CEO,两位创始人的意见占据了主动(他们从未造访过中国,所以对这一市场缺乏认识),最后谷歌不得不退出。

谨慎表态

而施密特的加入,正好为两位创始人天马行空的设想打下了良好的基础——钱。施密特发现了搜索业务和广告之间的高度关联性,并由此创造了搜索广告这一革命性的盈利模式,直到现在谷歌80%以上的收入依然来自于广告,可见施密特对于谷歌的重要意义。

世界属于年轻人

施密特的言辞曾经令很多人大跌眼镜,尤其值得注意的是,他对用户隐私的轻率表态已经触怒了隐私保护者。他2009年12月参加CNBC的一档节
目时说:
“如果你有什么不想让任何人知道的事情,或许你当初就不应该做。”美国消费者保护组织Consumer
Watchdog甚至因为类似的言论而制作了针对施密特的讽刺视频。由于施密特不会再以谷歌“首席发言人”的身份大放厥词,因此也有助于提升谷歌的公众形
象。

图片 4

不过事实证明,施密特只担任十年谷歌CEO是正确的选择,他在2011年卸任,并转而担任谷歌董事会执行主席,很多人不理解这背后的原因,但下面的故事已经足以证明,施密特的经验在21世纪,只有十年的保质期。

施密特:坦率的声音

但是大家也别以为他只是赚了钱而已,
在商业和技术界摸爬滚打20多年的经验帮助谷歌在强敌林立的时代也能够野蛮生长。最关键的点当属对微软的态度上,施密特上一次栽跟头就是因为动了微软的蛋糕,而那次经验也让他在谷歌的运作上更为圆滑。加入谷歌之后施密特一直都强调,“我们没有和微软竞争。”直到谷歌成长到能和微软掰手腕之后,他们才开始涉足操作系统、浏览器等业务,是佩奇和布林之前没想到做这些吗?并不是,谷歌能在微软等巨头的阴影之下和平崛起,施密特绝对是首功。

施密特曾经主动承认过自己的两个失误,一个是对于AI技术缺乏远见,在施密特在任时他曾经判断这项技术不会取得大规模的成功,并认为AI只能够在具体任务中作为一个特定的工具,至于广泛应用则需要几十年时间。这一系列的决策使得谷歌在人工智能领域被苹果、Facebook等企业甩开了身位。

与此同时,谷歌也失去了施密特的坦率和多彩。尽管会令有些人厌烦,但很多媒体仍然认为,作为谷歌的脸面,施密特很坦率。这也使得很多媒体不太愿
意批评谷歌。佩奇则一向在媒体面前少言寡语,对很多事情都不置可否。对任何记者而言,与他互动都不会是愉快的经历。如果媒体感觉佩奇沉默过度,便有可能会
不遗余力地探究谷歌的丑事。政府监管者更是如此。如果他们认为佩奇不愿解释问题,也未能给予他们足够的重视,便有可能惩罚谷歌。

而他的圆滑也不仅仅体现在这一方面,在对待中国市场的态度上,施密特就比两位创始人有远见得多,谷歌中国启动仪式施密特就是亲自参加,并且在和政府部门的协调上,施密特也做得很好。但在2010年谷歌是否退出中国市场这件事情上,因为施密特在2011年计划卸任
CEO(据说这是三人间的十年之约),两位创始人的意见占据了主动(他们从未造访过中国,所以对这一市场缺乏认识),最后谷歌不得不退出。

另一个是对社交网络的犹豫,施密特曾坦言自己在谷歌最大的错误就是在社交网络兴起的时候没有及时参与。不过好在创始人佩奇接任CEO之后马上上线了Google+,抢回了不少市场,但是即使如此,谷歌在这场战争中的缺席还是从反面帮助Facebook和Twitter等社交巨头崛起了。

谷歌Apps前途未卜

世界属于年轻人

最后一件事情当然就是Android了,大家都知道Android的创始人是Andy
Rubin,但是这个项目是谷歌三巨头中哪一个主导的呢?答案是接任施密特的佩奇,当年他花了5000万美元买下了Android项目,而这件事情施密特甚至都不知道,布林对Android也是没有多大的兴趣。

施密特领导的虽然是一家消费科技公司,但他所采用的理念仍然是以企业计算技术为主导,而佩奇一直以来都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消费科技人士。这就引发
了一个问题:谷歌Apps会遭遇什么命运?尽管已经吸引了3000多万名个人用户和300万家企业用户,但我们没有看到佩奇对这项业务给予太大关注。谷歌
Apps
并未给谷歌带来太多收入,在总收入中的占比或许仅为1%至2%,所以佩奇很有可能会砍掉这个项目。

不过事实证明,施密特只担任十年谷歌 CEO
是正确的选择,他在2011年卸任,并转而担任谷歌董事会执行主席,很多人不理解这背后的原因,但下面的故事已经足以证明,施密特的经验在21世纪,只有十年的保质期。

所以施密特虽然能够作为谷歌的润滑剂,但是他在创新能力、远见上的不足也非常明显,事实证明世界还是属于年轻人的。对于这句话佩奇也是有着深刻的理解,在担任谷歌CEO短短四年之后,他就将CEO的位子让给了2004年加入谷歌的印度人桑达尔·皮查伊,他主导了Android的后期运作、还一手建立起了Chrome项目。

云协作

施密特曾经主动承认过自己的两个失误,一个是对于 AI
技术缺乏远见,在施密特在任时他曾经判断这项技术不会取得大规模的成功,
并认为 AI
只能够在具体任务中作为一个特定的工具,至于广泛应用则需要几十年事件。这一系列的决策使得谷歌在人工智能领域被苹果、Facebook
等企业甩开了身位。

可以预见的是,佩奇和布林两位创始人现在从公司运营一线退了下来,就像7年前的施密特一样,而未来他们也应该会完全把手中的担子交给年轻人,然后像今天的施密特一样安然退休。传奇落幕,新篇开始,原来在商业和科技界,也有体育赛场上那样的伟大传承。

关闭Apps实际上等于将云计算协作软件市场拱手让给微软。这将成为微软Office
360在线办公软件套装的一大利好因素,该产品原本是为了对抗谷歌Apps推出的。没有了Apps,微软在企业领域拥有足够的实力对抗其他任何竞争对手。

图片 5

Chrome OS

另一个是对社交网络的犹豫,施密特曾坦言自己在谷歌最大的错误就是在社交网络兴起的时候没有及时参与。不过好在创始人佩奇接任
CEO 之后马上上线了
Google+,抢回了不少市场,但是即使如此,谷歌在这场战争中的缺席还是从反面帮助
Facebook 和 Twitter 等社交巨头崛起了。

谷歌和施密特都曾表示,希望将Chrome
OS打造成为一款以键盘为基础的重要企业计算平台,相当于与微软Windows和Linux构成三足鼎立的局面。没有了施密特在企业领域的经验,佩奇能否
说服Citrix等重要企业支持Chrome OS?我们对此表示怀疑。

最后一件事情当然就是 Android 了,大家都知道 Android 的创始人是 Andy
Rubin,但是这个项目是谷歌三巨头中哪一个主导的呢?答案是接任施密特的佩奇,当年他花了5000万美元买下了
Android 项目,而这件事情施密特甚至都不知道,布林对 Android
也是没有多大的兴趣。

Android

所以施密特虽然能够作为谷歌的润滑剂,但是他在创新能力、远见上的不足也非常明显,事实证明世界还是属于年轻人的。对于这句话佩奇也是有着深刻的理解,在担任谷歌
CEO 短短四年之后,他就将 CEO
的位子让给了2004年加入谷歌的印度人桑达尔·皮查伊,他主导了 Android
的后期运作、还一手建立起了 Chrome 项目。

Android之所以得以快速增长,并取得成功,源于施密特和Android主管安迪·鲁宾(Andy
Rubin)的努力。没有了施密特的成熟老到、丰富经验和稳定领导,我们不相信谷歌能够与Verizon
Wireless达成协议,使其大力推广Android操作系统和Droid系列手机。我们担心,没有了施密特为谷歌和运营商牵线搭桥,Android将
会如何发展?当然,作为执行董事长,他或许仍将发挥一定的作用。我们也不确定谷歌将会如何应对甲骨文针对Android发起的专利侵权诉讼。

图片 6

竞争

可以预见的是,佩奇和布林两位创始人现在从公司运营一线退了下来,就像7年前的施密特一样,而未来他们也应该会完全把手中的担子交给年轻人,然后像今天的施密特一样安然退休。传奇落幕,新篇开始,原来在商业和科技界,也有体育赛场上那样的伟大传承。

施密特将竞争精神植入了谷歌。他曾经与苹果CEO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私交甚好,而且担任过苹果董事。但他并未告知乔布斯有关Android的情况,并且一直对自身的竞争优势守口如瓶。施密特还成功让人们相信,微
软的本地化软件业务已经过时。施密特还一直在社交媒体领域挑战Facebook,不让对手有喘息之机。但是佩奇将会如何处理竞争?我们并不知道。他上次担
任CEO时,谷歌的竞争对手还是雅虎。但现在,市场已经起了变化,而佩奇是否也已经与时俱进尚未可知。

转自: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