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回

“穆延,到吃饭时间啦!”梅丝叫正在看电视的草薙,“快来尝尝我的手艺!”

前言:2001年kof大赛后,igniz被k’、薇普和maxima合力打败,nests组织彻底被消灭。同时,真草稚京被八神庵从nests组织中救出并送回了草稚城,这时碰上了草稚京零号和草稚家族人正在庆祝京的24岁生日。众人对两个草稚京的同时出现感到非常惊讶,在八神庵的解释和证明下,才明白真草稚京失踪了整整4年之久,而与他们朝夕相处的“京”竟然是个陌生的克隆人。

草薙将梅丝推往身后,“你别乱动。”

“来了。”

草稚京身份之谜解开之后,草稚京零号(以下简称为草薙)性情大变甚至暴走,离开了草稚城。自此,草薙将草稚京视为自己的必杀对象。

“不想死的话就给我滚!”草薙冷冷的说道。

草薙打开蛋糕,往中间插上二十支小蜡烛(今年梅丝正好二十岁),点燃后,对梅丝说:“吹吧!”

 

“小子,还没断奶吧,我们四大天王没听说过吗?”那壮汉又凶道。

“乎……”梅丝将面前的小蜡烛全部吹灭,然后闭上眼睛,默许了一个愿望。草薙不知道这个动作的意思,于是问梅丝:“你这是干什么?”

第一回

“等等,我现在所有财产都在这个钱包上,我可以给你,但是你们必须放我们走。”女孩一听来人是地区最凶狠的劫匪四大天王,便上前几步准备掏钱包。听女孩这么一说,草薙便知道来人的凶残,此人绝非善类。

“许愿啊,生日时许下一个愿望,心诚一些,就可能更容易实现!你不知道吗?”

日本大理都酒吧,一名男子在吧台喝酒,不只是喝酒,而且是和闷酒!他身着灰色学生T恤和运动裤,头上绑着灰色头巾,衣服背后有个很明显的太阳图案,此人就是草薙。

女孩掏出了钱包准备递过去。

“哦,我不知!”

“帅哥……怎么会一个人喝闷酒呢,让我来陪你……”一打败非常妖艳的女人靠近草薙,“跟女朋友闹别扭了?还是受老婆冷淡了,要不让我代劳吧?”

草薙发话了。“等等,还是我递给他们吧,你退后!”

“难道你不想知道我许的是什么愿望吗?”梅丝问草薙。

“哼,不想死的话就给我滚!”草薙愤怒的说道!

女孩以为草薙在保护自己的安全,便答应了。谁知草薙接过钱包以后,直接放进了自己的口袋。

“我为什么要知道?”草薙给梅丝泼了一盆凉水。

“哟,干吗发那么大火气啊,别不好意思嘛。你需要,我也需要,大家只是互相满足自己的需求啊!”女人继续调侃草薙。

“穆延,你!……”女孩觉得自己上当了,这个穆延很可能是跟面前的四天王一伙的。草薙没有回答女孩的话。

“你!……”梅丝有些不高兴。草薙意识到自己可能说错话了,太没顾忌梅丝的面子,所以缓了缓说:“呃,我的意思是你的私人秘密,我不方便知道!”

“我现在什么都不需要!”草薙转过身面对女人,“你不认得我身后的图案,就应该认得我这张脸吧!”

“小子,你想独吞啊!还不赶紧拿过来。”四天王齐声喊道。

“人家说要是把许的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但是我觉得我还是要告诉你!其实我许了三个愿望。其中有两个是跟你有关的哦,一个是希望你的记忆能完全好起来,希望你的那些伤心往事能彻底从你的心里除去,让你开心的过好每一天。第二个就是我还希望……希望……”

女人大吃一惊,和自己说话的竟然是拳皇草稚京,“啊,对……对……不起!”女人深知草稚京的厉害,虽然平时草稚京为人谦和,但是此时的“草稚京”身上明显有一股沉重的杀气,惹怒了他,恐怕会小命不保!女人迅速走开了。

“那要看你们有没有本事了!我现在不想动手,你们要是还想多活几天,就马上滚。”草薙坚决道。

“不方便说就不用说!”草薙又开始冷起来。

出了酒吧,草薙无处可去,他现在已经回不了草稚城了,他没有家了,他只能闲逛,走到哪儿就算哪儿!草薙走了一段路,在一家小吃店停了下来。“该吃点东西了!”草薙自说自话。

“上!”四天王终于没了耐性,向草薙攻过来。

“穆延,其实我是希望你能……你能一直……一直陪我,这样的话我……我会很……会很开心的。”梅丝说完低下了头,脸也红了。

“老板,一碗牛肉面!”草薙点了一道中餐。

女孩正准备报警。可是还没等电话接通,四天王已经被草薙踢飞了好远,都起不来了。“哼,我还没出力,你们就倒下了,真没意思。”草薙冷冷道,“像你们这样的人渣不配活在这个世上。”正当草薙要下手取四天王性命时,“穆延!”女孩的意思很明显,她没有想到眼前这个木讷的青年居然有血腥的一面。草薙举起的拳头终于停下来了,“下次再让我碰上,或者再有欺压百姓的事情发生,绝对让你们去阎王报到!”草薙狠狠的说道。四人灰溜溜的逃跑了。

草薙有种想哭的感觉。这三天里,他们可谓形影不离。虽然草薙外表冷冰冰的,可是女孩对草薙的好,他自己是看在心里的,暖在心里的。梅丝很纯真,很大度,每次都能用热火来化解草薙对他的冷淡,而且毫无怨言。刚刚三个愿望,其中有两个都是与自己有关,那么,自己在女孩心中的地位已经不低了啊!起码女孩把他当成了朋友,可是自己呢,自己背负着以前自己痛苦经历的怨恨和担心,又背负着要杀掉草薙京的“伟大理想”的无奈和冷血的心痛。

“好嘞!马上来,哟,这不是拳皇京先生吗,您稍等片刻!木村,给京先生先下!”老板对他的伙计说道。

“你的钱包!”草薙将钱包从自己口袋掏出,并递给梅丝。

“为什么上天对我如此不公?为什么?”草薙及其低沉的说道。

澳门新葡萄京官网注册 ,草薙坐了一会,忽然看到有一个扒手拉开了一名女孩的皮包,黑手伸向了里面。可怜的是女孩一点也没察觉,还在兴冲冲的跟某人打电话。在女孩身上得手后,扒手立马转身就跑。草薙立马出了小吃店,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追上了扒手。

“刚才我还以为你要将钱包……”女孩停了一下。

“不,穆延。请你不要难过,你还有我,你有什么需要,我一定会尽力满足你的!”女孩听到了草薙的自言自语。草薙感觉非常尴尬又感动,无言以对。

“把你刚才偷得的东西交出来,你就可以走。”草薙冷冷道。

“独吞?”草薙面无表情,“以后小心点,不要随便暴露自己的财富。”

“生日快乐,干杯!”草薙给二人的酒杯倒满红酒后,举杯向梅丝。“另外,谢谢你的关心!”

 “你说什么?我偷什么了?别挡着我,否则让你血溅当场!”扒手强了强自己的气势。

“哦,知道了,对了,你的身手好敏捷啊,我都没看到你是怎么收拾他们的。”女孩好奇又天真的看着草薙。

“好的,谢谢你,穆延!”梅丝很高兴。这个男人陪了自己三天,突然发现自己被草薙一股神奇的力量给吸引了,却不知道为什么,只要能看到“穆延”,自己就会很高兴。这几天,自己也习惯了草薙对他的冷淡,或许那就是情吧。

“大言不惭!”扒手根本看不到草薙的出手,可是扒手的刀子已经被草薙给卸下了。草薙把刀子架在扒手脖子上,并一把夺过了女孩的钱包,“你这种人渣也配活在这个世上?”说完,草薙在扒手的右手腕上划了一刀,“这次给你一个小小的惩罚,如今你右手已经废掉,下次再偷的话,小心你下半辈子用不了手!”说完草薙就回去了。

“我,我……其实没什么,他们只是欺软怕硬而已!”草薙解释道。

当天晚上,二人喝了很多红酒。

找到了那个女孩,那个女孩还在打电话,根本没有丝毫察觉自己的钱包已经被偷了,草薙就在她身后跟着。半个小时后,女孩终于挂了电话。草薙终于可以说话了,“小姐!……”没等草薙说完,女孩马上显出了惊吓状,她没有感觉到草薙在她身后的存在。

“你骗人!你学过空手道?还是格斗术?”女孩还是想知道答案。

“穆延,你知道吗?你是第一个除了我家人之外陪我过生日的人。”

“啊!吓了我一跳,你干嘛在我背后一直不出声啊?想吓死人啊?”那女孩气势汹汹的说道。显然,那个电话让她很不爽!

“我……”草薙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我该走了,你路上小心!”说完,草薙转身想走。

“是吗?你爸妈肯定很疼你!”

“呃,这个钱包!是你的吧!”草薙缓缓的说道。

“等一下!你要去哪里?我下次去哪里才能找到你!对了,你留个号码给我好吗?”女孩希望下次还能看到草薙,显然她对这个冷血的格斗家充满了疑问和兴趣。

突然梅丝不说话了,转而,眼泪从她的眼眶中流下来。

“好你个小偷。大白天的居然敢偷东西,我看你是活腻了,看我把你送到警局去。”

“我,无处可去!你找不到我的。”草薙冷冷的告诉梅丝。

“怎么了?”草薙很奇怪,自己应该没说错什么话吧。梅丝的眼泪流的更加厉害了,一会,她深沉的说:“穆延,我能在你怀里哭一场吗?”草薙见梅丝这般难受,也不忍心拒绝她的要求。

“不是我偷的,偷你钱包的人已经被我抓到过了,你刚才打电话太投入了,我不好意思打断,所以才一直跟着你。你数数有没有少东西!”草薙把钱包递给了女孩。

“既然你没地方可以去,不如跟我去我家吧,我家现在就我一个人,父母都出国做生意了,这么大的房子一个人待着很空虚,想找个人谈谈心都很难,所以拜托你!”女孩诚恳的对草薙说道。

“好吧!”草薙点了点头。

“哼,我凭什么相信你!”女孩还是坚定道。

“这样不好!”草薙想拒绝。

     梅丝见草薙点头同意,就一头栽进草薙的胸怀,草薙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哪个小偷在偷了东西以后,还会自投罗网呢?你的智商低的可以啊,你爱要不要,我走了。”草薙说完,就把钱包塞给了女孩,自己转身就走。

“不会啦,这样吧,我现在正式聘请你为我的私人保镖,你现在吃了我一顿饭,就不应该拒绝我的请求。下次再有偷抢的事情发生在我身上,我就不用担心了。”

“穆延,我告诉你一个秘密!”梅丝很悲伤,“我亲生父母很疼我,在我七岁那年的生日那天,为了给我去买生日蛋糕,结果发生了意外,被卡车撞了。在送进医院之前就去世了。”

女孩这才相信草薙,“对不起,请你等等。”女孩追上草薙,“我们好像在哪里见过吧!感觉好面熟啊你。”

“可是……”草薙还是不想答应。

女孩抽泣了一下。“后来,我被送进了孤儿院。九岁那年,终于有一对夫妇领养了我,也就是我现在的父母。我养父对我很好,对我视如己出。可是养母将全部心思都放在了生意上,因为我养母把持着经济命脉,所以我养父不得不顺着她。所以他们常年外出,经常留我一个人在家。我很孤独!你知道吗穆延……”

“我们没有见过!”草薙很肯定。

“我家离这里还很远,你忍心让我一个人走回去吗,待会那四个坏人又回来对我不利怎么办?”女孩态度似乎很强硬。

“两年前,我实在忍受不了一个人的寂寞,就外出走走,结果认识了一个男人,他说他会对我好,会爱我一辈子。那时我年轻不懂事,就轻而易举的相信了他的话,然后跟他在一起。后来,他拿了我好多钱,却养了另一个女人。我知道后心伤透了。”

“哦。谢谢你,为了表示我的诚意,我先请你吃顿饭吧,反正饭钱是你追回来的。”女孩一脸的单纯。草薙心里一震,神情也一阵恍惚,眼睛动也不动的站在那里。

“好吧!”草薙为难的答应了。

“之后,我经常去酒吧,虽然我知道女孩子泡酒吧是不好的,但是我更不能忍受孤独的感觉。每次我一回到家,就觉得全世界只有我一个人还活着,我讨厌这种感觉、再后来,我就开始夜不归宿,甚至结识了一帮不良青年。然后我大量挥霍我养父母的财产,很多人都知道我是有钱人家的女儿,便想尽办法接近我,其实他们都觊觎我的金钱,到了真正需要他们为我付出的时候,他们都会人间蒸发。由于我是个女人,根本斗不过他们,结果总是以我的失败,他们达到目的而告终。”

“喂,怎么啦,现在差不多是吃晚饭时间了,难道你不肯赏脸吗,没错,刚才我是错怪了你,但是作为正义的君子,你的气量也不会这么小吧!”女孩以为草薙在为刚才错怪他的事情生气。

就这样草薙就暂时在女孩家住了下来。

“穆延,你知道我的孤独吗?”梅丝从面前的桌上拿过自己的酒杯,猛喝起来。

“哦,不!我没有不高兴,那好吧,我们去吃饭。”草薙答应了女孩。

那天晚上,草薙作了个梦,他梦见草薙京、八神庵和k’等格斗家都合攻他。

“你喝多了!”草薙有点同情梅丝,赶紧抢过酒杯。

“那好哦,我带你去最好的酒店去吃。”女孩高兴的说道。

“你这个冒牌货,我一定要杀了你!百八十大蛇薙……”

“给我!你不要阻止我,我今天很高兴,没有谁能够阻止我的兴奋。”梅丝有点语无伦次了。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女孩问道。

“假货,接受我的制裁吧!……哈哈!尝尝我的八稚女!”

草薙将酒杯摔在了地上,碎了。梅丝也没得喝了。

“你不知道我的名字?”草薙惊讶的问女孩。

“零号!让我决一胜负,看看谁才是最强改造人!……热动!”

“你混蛋!你以为你是谁啊,敢摔我的杯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跟他们一样,都是为了我的钱而在我面前做戏的。像你这样的人我见多了。”梅丝跟草薙急了起来。然后梅丝立马挣脱了草薙的怀抱,拿起了桌上还未喝完的红酒瓶,猛喝起来。

“我为什么要知道你的名字呢?”女孩很不理解。

“啊!……”草薙惊叫起来。

草薙见状立马抢夺酒瓶。“你不能再喝了!”草薙虽然很着急梅丝的情况,但是说话的语气还是不怎么火热。

“我也不知道自己的名字。”面对这个Kof盲,草薙只想这么回答,他不希望自己再被人叫做草薙京,更不想让自己跟草薙京扯上任何关系,那样的话,他会很痛苦。

“穆延,怎么了?”梅丝在隔壁听到草薙的叫声,立马从房间里跑了出来,到草薙的房间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走开。你能陪我三天我就已经很高兴了,说吧,你要多少钱,我给你支票。”梅丝开始发起了酒疯。

“不会吧,那你家在哪儿?”

草薙接过梅丝的纸巾,擦了擦汗。“我,我……”草薙不知道该说什么。

草薙知道梅丝想起了已故的亲生父母和自己的悲惨遭遇,难免会有所感伤、发点酒疯也是正常。但是从强度上来看,梅丝不是一般的伤心,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能陪她说话的人,可是偏偏自己马上就要走,心碎再也正常不过了。

“没有,没有家。”

“你是不是做恶梦了,不要怕,把眼睛闭上,数数天上的星星就可以了。”梅丝安慰草薙。

“我扶你回房睡觉!”草薙想把梅丝拉回房里。

“啊?那你今年多大了?”女孩还是想问草薙。

“谢谢!”过了一会儿,草薙“复原”了,可是女孩看到了草薙的变化。他的脸明显变黑了。

“别,别假兮兮的了,你不要管我,让我喝喝,我还没醉。”,梅丝一转身从桌上拿了一瓶还未开启的红酒,准备继续她的生日晚餐。草薙赶紧拉住梅丝,猛的一用力,梅丝的头重重的撞到了自己的胸口,迫于无奈,草薙按住梅丝的头,紧紧抱住了梅丝,以免梅丝继续发酒疯。草薙是很出色的格斗家,他的稍稍用劲就能让梅丝动弹不得。

“不知道。我失去记忆了。你想叫我什么随便你。”

“穆延,你的脸……”女孩很惊奇,短短两个小时不见,穆延完全变成了标准的“黑人”。

“穆延……你的胸口,你的……胸口好……好温暖!”梅丝快睡着了。草薙没说话,只是静静的抱着眼前的“疯女人”。过了好一阵子,梅丝一动不动了。草薙将梅丝抱到梅丝的房间,将她平躺在床上。看着自己眼前的女人,他想起了雪,在99-01那三年中,小雪陪自己度过了最快乐的三年,可如今,雪已经不属于自己了,他属于草薙京,属于那个自己必须除掉的敌人。对于小雪,草薙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幻想,他知道,他们是不可能在一起了,即便自己杀了草薙京。至于梅丝,她的神情那么诚恳,应该不像在说谎。既然梅丝那么信任自己,自己就不能对她太残忍。正当草薙转身要离开的时候,梅丝拉住了草薙的手,“穆延,不要走好吗,再陪陪我!”

“失忆?那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呢?”

“我的脸?”草薙起身到镜子旁,一看,自己的脸变成了黑色,他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表示自己的心情了。脸变了,又一次摆脱了草薙京的“模样”,他不知道该喜还是该忧。他的眼泪不知不觉的流了下来。

“好,我不走,你安心睡吧!”草薙在梅丝身边坐下来,看着梅丝入梦。

“不知道。”女孩根本不知道此时草薙的内心是何等痛苦。一路上,女孩说了很多,草薙却沉默寡言。女孩叫梅丝。

“穆延,你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梅丝关切的问。

次日早上,梅丝醒来。惊醒了坐着睡觉的草薙。“穆延,对不起,我昨天喝多了。”

到了东京最豪华的酒店,女孩和草薙相对而坐。女孩点了很多菜,“你多吃一点哦,不要不好意思。”

“我没事!”草薙冷冷的说。

“没事。”草薙很困。

草薙饱餐了一顿,同时,心里一阵酸楚和温暖。这是自草稚京身份之谜解开以来,自己第一次和别人一起吃饭。

梅丝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她知道男儿有泪不轻弹,穆延心里肯定很难受。于是拿了纸巾,亲手替穆延擦拭眼泪,希望穆延这样能感觉好一些。

“我昨天说的话,请你不要介意,我知道你跟他们不一样。”梅丝想替昨天晚上的事情解释。

“我还不知道该叫你什么?要不你……”女孩想知道该怎么称呼草薙。

草薙此时正处于麻木状态,也没注意到梅丝的动作,直到梅丝拿着的纸巾接触到草薙的眼眶。然而这个动作更让草薙麻木,这么久以来,还没有人亲自替他擦拭眼泪,当然,他以前也没流过眼泪。草薙感受到了梅丝给予的关照和温暖,心里一阵热乎。愤怒和喜悦的两种复杂心情使得草薙没有避开梅丝的“服务”。

“没事,我没放在心上!”

“随你!”

过了好一阵子,房间内终于平静了。

“我是不是太任性了,让你陪着我睡觉。”梅丝看着草薙,用尽量低的声音对他说。草薙没有回答。在格斗术上,草薙要远胜红丸,但是在感情上或者哄女孩子方面,不及红丸三分之一。

“我看你那么木讷寡言的,就要你‘穆延’吧,我学过中文,很喜欢中国的文化。”女孩纯真的笑着。

“我的样子很丑对吧?”草薙开口道。

“穆延,我没事了,要不你先回去休息吧!”梅丝见草薙不回答,只好扯开话题。

“随便。”忽然自己有了新的名字,终于摆脱了“草稚京”这个代号。草薙心中一阵狂喜。但是一想起自己的伤心往事,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只能冷冷的丢出了“随便”这两个字。

“没有啊,你是个真正的男人!”梅丝很肯定的回答。梅丝想起之前草薙说自己失忆的事情,就问:“你刚才是不是想起了什么事情,是不是伤心往事?”

“不用了,我想我该走了!”草薙很认真。

“那好,我以后就叫你穆延了!呵呵!”女孩天真的笑着。她哪里知道,在自己身边的那个人,是多么恐怖!

这个梦,确实让草薙想起了自己的真实身份,k的身影是如此的熟悉,“改造人”这个名称对他来说是如此的确切。他现在终于知道了自己确实只是草薙京的克隆人。他知道以前在nests组织的时候,替组织做了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现在草薙京一帮人肯定会找机会除掉自己,还有那个K’,肯定会找到自己来决一胜负。还有,现在身份被揭穿,众格斗家自然不会这么轻易放过自己。所以他不能再待在这个地方,他不想连累眼前这个算是关心自己的人。

“穆延……你决定了么?”

“谢谢你的晚餐!”

“是的。我想起来了。我是个不幸的人,更是一个恶贯满盈的人!”

“对不起!你好好保重。以后别出去乱玩了。”草薙不想看到梅丝因为孤独而堕落,所以决定以后过来看她。“我会不定期的过来看你的!”

“没关系。”二人走出了酒店。

“啊,我认识的你,可不是坏人。”女孩不相信。

“你是说,我们还能见面!”梅丝怕再也见不到草薙了。

没走多远,之见前面有四个大汉挡住了二人的去路。

“我自己的事情我最清楚。我该走了,不能待在这里了。很高兴能认识你。”草薙说完,欲转身就走。

“当然!我是你的保镖。”草薙淡淡说。“你以后就在呆在家吧,少出去。免得我找不到你。”

“站住!你们把你们身上所有的财务都丢过来,不许乱动,否则,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四人中长的最结实的壮汉说道,四人都了晃动着手里的水果刀。

“等等!”女孩想留住草薙。“这么晚了,你又没地方可去,就在这里住下吧!”

“那你多久来看我一次?”

“不了,以后不要跟别人说起任何关于我的事情,更别说你认识过我!”草薙还是很冷。草薙走出房间,向大门走去。

“等我空闲了,或者事情办完了,我会过来看你的!或者明天,或者不是明天。不会太久!”草薙这么说,其实就是为了让梅丝不在外面多混甚至过夜,梅丝其实是善良的。

梅丝突然从房间追出来,从身后一把抱住了草薙。“穆延!请你不要走,三天后是我的生日,我父母赶不回来,你陪我过好吗?”

“那好,我就在家呆着,不出去了。”

“居然有人这么看得起我!”草薙心里想着,很感动。

“帮我缝一些衣服好吗?我缺衣服。”草薙怕梅丝一个人在家闷,就故意随口布置了一件事情给她,希望她能静下心来。

“我还有事情要办。”草薙分开梅丝的手,语重心长的说。

“好的!虽然我不会,但是我可以学!”

梅丝突然“昏倒”在地上。草薙无奈,将梅丝扶起,让她躺在床上。如果自己此刻就离开了,那么女孩将会万般无助和空虚,再说这样拒绝梅丝的请求是不是有点太残忍太无情了?若自己暂时不离开,只要自己不出门让别人看到,那么谁也不会知道他和梅丝曾经相识,这样或许不会连累到梅丝。他决定,等梅丝过了生日再走。

“谢谢!”草薙转身便走。梅丝突然从后面抱住草薙,“穆延,万事小心!”

 

……